返回

你是我苦涩的等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 进笼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行李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搬了几次家,东西扔得差不多了,而且有些东西也没办法带到邢子获那里。这间屋子已经缴了三个月租金,暂时还可以保留,先看看情况再说。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我五点多就起床了,洗澡,吹头发,化妆,换衣服,第一天上班,样子总要看起来好一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刚刚七点。收拾好了,便坐在床沿上,晃着两条腿紧张地等着邢子获的电话。

    终于八点多一点,邢子获打来了电话:“起床了吗?”

    “嗯。”

    “都收拾好了?”

    “嗯。”

    “出门吧,何秘书已经上去帮你拿行李了。”

    我连忙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只见何秘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下了楼,我乖乖地坐到后排邢子获的身旁。

    “邢总,早。”我小声跟他打了个招呼。

    “早。”邢子获说着很自然的拉过我的手放在掌心,我没有躲闪,乖乖地让他握着。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挣扎了。

    “那个,合同……”车开了一会儿,见他也不提,我忍不住提醒。

    他轻笑一声,伸手把我揽入怀中,问:“这么着急做我的女人?”

    我被他搂在怀里,身体隔着两人的衣服,感受到他坚实的胸膛,心不由得扑通扑通地一阵狂跳。我身体稍微动了动,红着脸解释说:“劳动合同不是能保护劳动者嘛。”

    “何秘书,文件袋递给我。”邢子获吩咐着。

    何秘书一边开车,一边从前座递过来一个文件袋。

    “都准备好了,按你的要求。我已经签字了。”他把文件袋递给我。

    我想把里面的文件拿出来看一看,“下车再看。”邢子获用手把我的头轻轻按在他的肩上,又补充说:“会头晕。”

    我心里虽然着急,但只能听话地把文件袋放在一边,头靠在他的肩上。与其说是靠在他的肩上,不如说是靠在他的肩窝。他的呼吸拂动着我的发丝,脸上的温度透过头发传过来,让我确定这个男人是有温度的,我突然就不那么怕他了。

    车子先到了邢子获的公司。“我上午还有个会,走不开。何秘书会送你到你住的地方,我忙完了就过去看你。”他伸手抚了抚我的脸便下车了。

    见他下了车,我便迫不及待地从文件袋里拿出那份合同。合同一式两份,每一份都有邢子获的签名。合同的内容很简单,也基本按照我的意思,一年合同期满去留自便。只是多了一条违约责任,如果任何一方违约要赔偿对方双倍的罚金。我既然决定了,就没打算违约。从包里拿出笔,想了一下便签下了我自己的名字。

    落笔无悔,合同生效,那一刻,我便是邢子获的女人了。

    没一会儿,车子开进一个别墅区,在其中一幢别墅门口停下。“关小姐,到了。”何秘书下车帮我开车门。

    我下了车,跟着何秘书走到别墅门口,已经有一个女人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这位是杨助理,邢总的私人助理。这位是关小姐。”何秘书给我们介绍着。

    “关小姐,您好。”杨助理接过何秘书手里的行李箱,向我打着招呼。

    “那杨姐,关小姐就交给你了,邢总那儿还有些其他的事儿需要我去办。”

    “放心吧。”杨助理答应着,一边引领着我进了别墅。我忍不住打量这个杨助理,心中暗想:“邢子获的这个私人助理看上去应该有四十来岁了,长得还真的挺不漂亮的。”不知道为什么发现这个私人助理不漂亮我心中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别墅不算很大,装修得倒是很别致。楼上三个房间,楼下客厅餐厅,厨房和保姆房。

    “这是家政陈姐,平时由她照顾您的生活。”杨助理指着正在厨房里准备茶点的一个中年妇女说。

    “关小姐,上午茶准备好了,你收拾好了,可以来餐厅用。”陈姐笑着说。

    看着一切都布置得那么妥帖,看样子邢子获对于金屋藏娇这种事还是很有经验的。我想了想忍不住问:“这个房子以前有人住吗?”

    “已经大半年没有人住了,以前有一对外国专家夫妇在这里住过一年多,后来专家回国了就一直空着。几个月前邢总让人重新收拾了一下,说您会来住。这套房子虽然不大,但是已经算离市区最近的别墅区了,周边交通都很方便。邢总知道您不会开车,怕住的偏僻了,出门不方便,您闷得慌。”杨助理笑着说,又补充了一句:“主要是这里离我们公司近,邢总过来很方便。”

    几个月前邢子获就料定我一定会来,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所以即使我如此抗拒,最后还是没有逃脱。我认真地看了看这个房子,这将是未来一年我的栖身之所,也是他豢养我的牢笼。一年,或许到不了一年他就厌烦我了,把我放了。谁知道呢?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由杨助理陪着吃上午茶。陈姐准备的上午茶竟然是绿豆粥和叉烧包。

    “邢总猜您可能没吃早餐,所以让陈姐按照早餐的式样给您准备的。”杨助理解释道。

    我还真的没吃早餐,既来之则安之,也就不客气的吃了好几个包子,又喝了一碗粥。吃完了东西,便去楼上卧室休息,

    我躺在那张宽大的床上,心里一阵怅然。今晚,那个男人就要在这张床上行使他的权利,我也必须履行我的义务。没有爱,没有承诺,只是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关系。我突然有一种悲壮感,为自己哀伤。

    可是整件事情也不是邢子获的错。如果他不去救我,我会被判几年?我猜一定会超过一年吧。牢里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是看守所里的日子即便被关照过了也很不好过。难吃的食物,冷硬的床铺,还有几个表情莫测的女人。我想想就很害怕。

    他救了我,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应该报答他。故事里不也常常有以身相许的桥段吗。就这样吧,做他的情人,让他开心。

    何况现在合同已经签了,再反悔就是二百万了!

    不再纠结了,又加上前一夜没睡好,我很快就朦朦胧胧地睡了。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