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城女律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三张一模一样的遗嘱(二)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三个女人拿到那张纸,以为能拿到百分之百的继承权,肯定把他服侍得非常到位,心里面对他服服帖帖的。

    黄一曦心里对谢永辰竖起一个大手指,这操作她服,谢永辰活着妻妾同堂乐,死了妻妾同堂悲不是没原因的。

    牛人就是牛人。

    都说一个谎言要用许多个谎言来圆,可谢永辰那样做完全不用怕露馅,三个女人不管是哪一个女人,手里有这张独吞全部财产的自书遗嘱,肯定不会到处宣扬,而是闷声发大财。

    还会对另两个手中败将多几分宽容,一想到谢永辰死后另外两个女人身无分文,带着孩子凄惨地过日子,只怕梦中都会笑醒。

    黄一曦有点好奇,“当初你们都没想过去公证遗产吗?”三个女人的心眼都比蜂巢密,能拿到自书遗嘱的话怎么会没做这一步呢。

    一说这个林书芳更来气,“都有说过,那王八蛋搪塞的理由都是一样的,说公证继承是按财产标的收费的,如果公证的话得一大笔钱,而且他说得很有道理,他的财产都会随时变动,总不能多一点财产就公证一次吧?”

    好吧,理由很强大很充分,这波操作666,黄一曦也只有一个大写的服。

    “如果这样的话,没有出现其他证据又不能协商上法庭的话,法官认为三张自书遗嘱都是有效的,就会判决你们按份额继承遗产,如果认为三张遗嘱都是无效的,就只能按法定继承来,你是不可能得到遗产的,但你儿子还有份额继承。”

    黄一曦喝了一杯热牛奶,又接过林舒芳削好的苹果啃了几口,此刻已经冷静下来,进入专业的分析。

    “那怎么行?我当初同意离婚,就是因为谢永辰当初承诺过,无论如何,财产都会给我和我儿子的。”

    林书芳根本没法接受这个现实,“那两个女人都是小三,是小偷和强盗,凭什么和我分一样多的财产。”

    这还是黄一曦第一次从林书芳口中听到她们离婚的隐情,只是林书芳不明白,目前的局势对她而言不利因素更多,她现在可是过气的前任,没有法律关系的前妻。

    “那要不,你去咨询一下别的律师或者法官?”

    黄一曦撑着和林书芳说了这么久,听她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谢永辰的承诺,已经厌倦了,刚才喝的热量早就无影无踪,她的太阳穴又开始一突一突的跳。

    林书芳不满地看着黄一曦,这几天她不知道咨询多少律师和法官,说的情形大抵和黄一曦说的一样。

    而且她还留个心眼,咨询时没说自己的身份和财产多少,只是含糊地说了十几万的数字,那些律师都没耐心地听她多说,后来她换个身份又说了大概金额,律师费又非常高,她可舍不得花这笔钱。

    黄一曦也算是她看着长大,从小聪明伶俐,做事又严谨,邻居们风评都非常好,她也打听过她的执业情况,几个认识的法官都称赞不已,重要的是,律师费绝对不高。

    “我去几个庙里问了,都说找你帮忙最靠谱。”林书芳是虔诚的佛教徒,做什么事都会先去征求佛祖的意见。

    “擦”,哪个神佛这么坑呀,我虽然不拜拜,可也没得罪您呀,您就这么瞧得起我。

    黄一曦心里腹诽,也没马上接受,她现在还没看到林书芳手上的证据,也没看到对方的证据。

    “你就不能爽快答应嫂子?”林书芳看到黄一曦没有一点想接这个案子的想法,口气从不满转为哀求,“我们可是邻居,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健英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可不能不管我们母子。”

    黄一曦庆幸母亲在知道她们要谈正事的时候就主动走回房间,不然只怕此刻林书芳又会扯上一大堆交情了。

    “按照刚才和你说的,不是法定继承就是遗嘱继承,你们母子全拿不太可能,但是也不会一分都没有,你又何必浪费那些钱。”

    黄一曦不为所动,这么多年的邻居,她早就看透了,林书芳是有钱人乞丐性命,连公租房都一直占着的人,能阔气到哪里去。

    黄一曦看不起林书芳,实则她本性就是一抠门的主,和谢家非常合拍,她娘家的父母兄弟以及亲戚经常前来吐槽她吝惜无比,后来甚至没有来往。

    有一件小事黄一曦记忆尤深。

    那时林书芳和谢永辰还没离婚,两个人感情尚好,某一天黄一曦在家门口遇到林书芳手上拿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菜,那时谢家还是谢母掌厨,黄一曦就好奇地问她怎么亲自买菜了,回答是谢总要出差,她提前回来炒个米粉。

    一个包菜炒一盘米粉就是践行,好吧,有钱人的世界黄一曦真不懂。

    年青时林书芳还不错,做事勤劳又快,待人处事都有一套,在这小区也算是贤惠能干的媳妇。

    可是随着年纪增大,她和谢永辰离婚后,感觉越来越不行了,完全成了一个庸俗的中年妇女。

    贾宝玉要是在这里肯定又哭了。

    “你先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黄一曦耐心告罄,已经近午夜了,林书芳还不走,黄一曦实在没力气和她周旋,她开始不停地打哈欠,甚至滴了几滴生理性泪水。

    其他的当事人都懂得在律师事务所见面,不会来家里影响律师私生活,熟人就是这点不好,尤其林书芳,不会看时间,也不懂得看环境,更不知道看脸色。

    黄一曦心中的小人在林书芳的身上已经打了许多叉,林书芳依然没有感觉,“小曦,你真得帮帮我,谢永辰那王八蛋真是没良心呀,他名下没有任何财产,那些财产都在他的另一个身份上。”

    ……

    在林书芳不依不饶死缠烂打的的纠缠下黄一曦第二天一大早破天荒地迟到了。

    她到达律师所的时候,许燕彬已经核查完快递单号,一见她就沮丧不已,“黄律师,真的没有那个快递单号,怎么办?”

    这事早在黄一曦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她没怎么担心,“走,我们带上资料,去中院的审管办一趟。”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