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项全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3 肇事者嚣张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就在张劲贪心不足的沉浸在自己与其他几种最顶尖的武功失之交臂的长吁短叹中,两个小时已经过去,完成救援回来的肖非再次推门而入,仍然是那副大嗓门:“老大,我回来了,自己在病房里呆着无聊了吧?”

    见到肖非脸带疲色的样子,张劲就知道这小子刚刚忙完就再次跑来了,显然是惦记着自己。心里有些暖暖的,因为惯于和这兄弟谈笑无忌的交流方式,他还是做出一副不满的样子笑斥:“你丫的屡教不改是吧?你不知道你老大我脑袋疼么?还这么呱噪!”

    大学五年,工作近六年,和张劲相处了十年的肖非对他的笑骂根本听而不闻,不以为忤,笑嘻嘻的在张劲的床边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接之前话茬的打算,很不正经的问:“老大,你说你这次车祸不是故意的吧?出去休假,开着车到处玩了好几天都没事,怎么回来准备上班了就出事了呢?没歇够是吧?不过为了病休的那点薪水,你还真狠得下心冒这个险呢!”

    张劲被肖非的话噎的直翻白眼,气呼呼的喘了两口气后,嘴里最终迸出了一声把窗户玻璃震得直颤的怒吼,“滚!”

    张劲的嗓门不小,震的自己本就闷闷的不爽利的脑袋阵阵抽痛。但是肖非却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连眉头都不皱,口气还是那么懒洋洋的气死人不要命:“老大,你省省吧?看看,脑袋疼了,报应了吧?”这小子显然注意到了张劲怒吼后的痛苦神色。

    见到肖非这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张劲无奈了:“疼不疼就用不着你操心了,跟我说说,撞我的那个孙子怎么样了?破相了没?”

    “咦?你怎么没问她挂没挂呢?你咋知道她还活着?”,肖非疑惑的问。

    张劲翻了个白眼,“我当然能猜出来那孙子死不了了?因为我有脑子!”,说着张劲带着鄙视的神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看到肖非还是一脑袋问号的表情,张劲继续解释道:“推理,推理你懂么?”

    “我因为车坏了,所以车祸的时候,我的车是停在高速路的应急道上。等拖车的时候我没有系安全带,但是却只是受了这么一点伤。”说着指了指自己被包起来的脑袋后继续道:“这说明啥?这说明撞我的车不但不会很大,而且速度也绝对不会特别快!按照这个思路算算,就算是撞我的车是最小的ini或者qq之类的‘玩具’,在系安全带的情况下,人员也不会受到致命伤。所以我自然猜的出来那孙子现在肯定还活着,只不过不知道他或者他们伤的比我轻还是比我重罢了!当然,如果那孙子胆敢在高速路上开车还不系安全带的话,就另算了。那叫死有余辜。”

    听过张劲的话后,肖非笑着说:“老大就是老大,只要考虑的不是‘正事’,脑袋就是好使,不愧是兄弟们的领路人啊……”

    “笃笃……”不待肖非把似夸实讽的话说完,不待张劲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病房房门被人敲响了。

    随着张劲和肖非不约而同的‘请进’声,房门被人从外推开,进来的是一男两女三个人,从三人的年龄来看,这应该是一家三口。当先推门而入的应该是这一家的男主人,一个戴着黑边眼镜、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见到来人直直走入,一直走到自己的床前,张劲有些错愕,拧着眉头疑惑的问:“请问您是哪位?找我的?有事?”看着眼前这几张完全陌生的脸,张劲很肯定,自己绝对不认识这几个人。

    中年人很有风度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后,伸出手来做出握手的姿势,用足能迷倒一群小丫头的磁性中音说:“张劲先生,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远,是林琳的父亲。”

    张劲懵懵的伸出右手与这位林先生伸出的手相握,脑袋里骨碌碌的转着,“林远?林琳?”张劲一脸回忆的表情将两个陌生的名字咀嚼了两遍后,才终于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再让旁边的肖非和林远一家人以为张劲想起他们是何许人的时候,张劲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几个人一个跟头载到地上,“不认识,完全没有印象!”张劲的头摇的很果决,口气也很肯定。,

    肖非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不认识做出这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干嘛?靠,看起来这次车祸撞的还是不够狠,居然没把你脱线的毛病撞好!”当然这句话肖非只是在肚子里嘀咕一下,不只是因为这里还有外人在场,而且肖非还很清楚,老大的心眼小着呢,报复起来更是没完没了。

    林远有点汗然的再次抬手扶了扶眼镜后,刚要开口解释,从进门后就一直躲在林远背后的女孩儿跳了出来,口气很是不善的说:“我就是林琳,也是你之前和这个家伙说的那个‘死有余辜’的‘孙子’!”女孩的修长食指直直的指向在张劲床前站起身来的肖非。

    这个名为林琳的女孩儿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头上缠绕的两圈纱布和打上石膏挂在胸前的胳膊,再加上对着张劲的一副横眉立目的样子,让这个青春飞扬的小丫头很有了几分负伤兵痞的剽悍味道。

    看着林琳鼓着腮帮子生气的样子,张劲不禁咧嘴笑了:“你就是开车撞我车的那个人?够年纪领驾驶执照么?别是无照驾驶吧?”张劲一连串的问题出口,似乎在对伤害自己的人发出控诉,但是脸上那有些发邪的懒懒笑容又有点调戏的意思。

    张劲的表现让林远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擅长与人交道的他已经看出,张劲这位‘受害者’并没有对此不依不饶的意思,所以也就没有阻止自己女儿同张劲间的拌嘴,而是带着矜持、儒雅的笑容旁观起来。而站在林远身边,应该是林琳母亲的那位中年妇人显然也是心思通透的主儿,也看出了张劲的意图,再加上自己的女儿本就是犯错在先,所以她也是淡淡笑着,也不开口,全凭林琳自己与张劲交涉。

    虽然父母做出一副参禅悟道、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林琳可不行。这个从小娇生惯养,家境不俗的小公主从来都是扮演着‘群星捧月’中的那个‘月亮’角色,习惯了见到什么人都被宠着、被让着的地位,所以虽然自己是此次车祸的肇事者,但是她的心里可丝毫没有理屈的觉悟。如今被张劲先是在背后骂成‘孙子’,之后又当面做出一副对未成年人的态度,林琳一下子就热血上脑,炸了。先是抢过了母亲手中的提包,一顿翻检后,从中抓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重重摔在张劲的身上,大声说:“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不是本小姐的驾照?”

    对于林琳的张牙舞爪,张劲仍然一脸笑眯眯的表情,随手拿起摔在自己身上的驾照后,装模作样的翻了翻,扭头对站在一边的肖非说:“老三,你说现在的假东西咋这么多呢?假毕业证、假身份证、假工作证、假学位证、假驾驶证,不过你别说,这假证做的还真跟真的一样,估计就算是从业十几年的老交警可能都分辨不出来。”

    对于张劲性格的恶劣肖非知之甚祥,根本不予理会。

    但是林琳可没有这个涵养,张劲的态度让这个丫头的暴脾气再次升级,抓狂了,再次从提包中拿出一张卡片摔到张劲的身上,“查,上网查,这是我的身份证。你仔细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声音又尖又细又高,已经有了歇斯底里的jiashi了。

    这次,一直装佛祖,学拈花微笑的中年妇人从‘莲花座’上站起来下凡了,伸手扯了扯自己女儿未受伤的胳膊,小声的告诫道:“林琳,你看看你,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儿?怎么这么没礼貌!”

    “妈~,你看这个可恶的家伙……”这丫头撒娇、告刁状的态度倒是很有女人味儿,声音又娇又脆,就像是带着一口热烘烘的气息喷向咸湿大叔的脐下三寸一样,很有些青涩诱惑的味道。

    “林琳!你……”一直笑的跟老佛爷似的林琳妈虎起脸来倒也有那么几分气势。

    …………

    好一会儿,终于被自己妈妈捋平了脾气的林琳这才好像恍然想起了什么,再次扭头对着一副看大戏的样子看着自己和老妈交谈的张劲吼道:“好啊,你这个狡猾的家伙,别想岔开话题,daqian!”

    满屋的人包括林远和林琳妈在内都愣了一下,张劲也是一脸纳闷,“daqian?为啥?因为我的车不小心挡着你的路了?那条高速公路是你家的?”

    林琳露出一副占到上风的强势口气:“不是这个,你别以为你们之前在病房里说的话我没听见!你说谁是你孙子呢?”

    张劲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丫头在这儿等着呢。再次笑了起来,“小姑娘,在讨论孙子问题之前,咱们还是先说说这次车祸的责任吧!我的车坏了,是停在应急道上吧?”

    林琳点头。

    “我在车后,放了示警的拦路标了吧?”

    林琳再次点。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