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项全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7 浪漫的烛光晚餐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叶萌对张劲的话很是赞同,因为她表现的比小说里的那个叫做什么连一莲的还更加不如,闻着香味不但流了口水,而且肚子也变的更饿了,因为她本就已经有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没有吃东西了。

    “好了,你去饭厅摆一摆桌子,我炒完火爆腰花后,再作一道‘油牛肉’,做一道杂菌汤,我们就可以开饭了。”说话间,张劲已经关了炒锅的火,开始把腰花往盘子里装了。

    叶萌点点头,正要扭头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重新回过身来问:“这个油牛肉也有典故么?”

    “嗯,算是吧。也是妙手人厨的一道拿手菜,对火候和时间的掌握要求妙至毫巅。”张劲一边刷锅,一边解释。

    “又是妙手人厨?他还会啥菜”

    “书里倒是有提,好像他最拿手的是一道‘小炒人肉’,专门挑你们这么大的小丫头身上的最嫩的地方下刀切肉,据说美味无比。要不然咱们今晚也尝尝?”张劲这话里已经有了明显的调戏味道了。

    叶萌小丫头听了,杏目一瞪,做出一副要发飙的jiashi,但不等怒火喷出,这丫头眼珠子就突然咕噜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换了一副戏谑的笑脸。用力挺起那对发育良hade胸器,对张劲抛了一个媚眼后,用‘服务性职业者’街边拉客似的声音,又娇又嗲的说:“姐夫~,你看人家哪里的肉比较嫩呢?要不要你‘亲手’挑拣一下啊?”丫头‘亲手’两个字说的很重,显然意有所指。

    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看到叶萌剽悍的‘挺胸’抬头靠了过来,张劲怂了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后,也不敢扭头去看丫头已经架起来的一对胸器,装成一副认真控制火候的样子,将锅下的火舌调的忽大忽小,嘴里有些尴尬的说:“行了,我还能真吃人肉啊。快去摆桌子去,不然一会儿可就没有你吃的了。”

    见张劲这样一副落败的鹌鹑样,虽然还是黄花小姑娘的叶萌也觉着脸热热的,心跳也比往常快了几倍,但是同时也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自己也瞄了一眼自己高隆的胸部,有些没羞没臊的想:“原来他也不是看不到本姑娘的本钱啊要知道,别看我现在年纪还小,但是按规模来说可不比我姐姐的小。都是罩杯呢。”这时候,她似乎觉着自己脑中纠缠反复许久的那种臆想似乎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希望。毕竟他已经和自己姐姐离婚了,现在的他是一个单身的男人,而自己同样是一个单身的――女人――女孩儿,那么……嘿嘿……

    眼尾目送叶萌如同刚刚下过蛋的小母鸡一样得意的离开,张劲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有一点龌龊的心思泛起:“往常倒是没有注意,原来这个丫头还是很有料的嘛而且弹性似乎还不错,挺起来的时候还会像果冻似的弹跳几下,就是不知道摸上去会怎么样?”心里想着,裤子里面的小家伙也开始有些抬头的征兆。

    张劲连忙打散脑海中的扉靡画面,念了几遍‘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后,才算勉强压下了升腾的火气。继续动手做起uihu一道油牛肉来。

    “怎么搞的,怎么这火一点就旺,看来晚上得去趟‘本来’了。”感觉到腹内yu火压而不灭,张劲一边掂着炒锅翻炒,一边念叨着。

    张劲所说的‘本来’是指在深市的白领中声明赫赫的‘本来酒吧’,全市最著名的一夜*酒吧。在半年前同叶红离婚后,为了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他已经成了那里的常客。仅仅半年的时间,在这间酒吧里张劲已经生张熟魏的认识了不少人,猎艳成绩堪称斐然,从清纯型的少女到成熟型的**,从骨感窈窕型的气质美女到肉弹丰满型的妩媚艳妇,环肥燕瘦不一而足。…,…………

    当张劲uihu端着浇好汁的‘宋嫂鱼’进入餐厅的时候,一下子就愣在那里。餐厅里没有开灯,只有餐桌上六根如豆的蜡烛分别嵌在两个‘山字形’的白锡烛台上闪耀着,让整间很大的餐厅陷入一片昏暗的朦胧中。

    “搞什么呢?烛光晚餐?”张劲放下手中的鱼在桌子上后,看着坐在对面,一脸俏笑纷兮的叶萌问道。

    叶萌先是给了张劲一个大大的笑脸,一副‘我很有才’的自得,“是啊,烛光晚餐很浪漫吧?不少字”这丫头本就是校花级的青春少女,在昏暗的烛光下,那笑容竟有了一丝青涩的魅惑,让张劲小腹中本就未熄的yu火又有重新熊熊的趋势。

    张劲连忙转移视线,随手拉出与叶萌对桌而望的椅子坐下,故作不屑的说:“浪漫?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浪漫?烛光晚餐的浪漫要有情人吃西餐,银盘、银叉、银餐刀,小提琴低吟或者钢琴轻柔、月光如水、眼如横波才叫浪漫。你说我们这顿饭哪里能和浪漫靠的上边?人不对、菜不对、餐具不对,环境也不对。”

    自己小肚子里的浪漫情怀被张劲不解风情的一巴掌扇飞,让叶萌有点气急,嘟着嘴说:“才不是那样呢?美女、美食、烛火跳跃就是浪漫你的菜勉强算得上美食,难道你是想说我不是美女么?”

    张劲怎么说也是在女人堆里厮混过的主儿,虽然在思想上和叶萌有着很深的代沟,但他知道不管女人也好、女孩也好,当她自恋的整理自己孔雀尾巴的时候,千万别往她头上泼冷水,不然的话这盆冷水很可能就变成火油,那烧起来的火足能把十个男人烧成渣滓。

    所以见到叶萌小丫头的额头上已经有井字出现,有了发飙的前兆,张劲也只好话锋一转,有口无心的附和着:“是,是,你是美女行了吧?不少字不过这浪漫还是等着看将来哪个男生上辈子能修来这份福气,让这个幸运男和你这个美女一起浪漫吧我现在虽然不是你姐夫了,但我也应该算是你哥,哪有妹妹和自己哥哥俩人浪漫的”

    张劲的不解风情让叶萌忿忿的撅起了小嘴儿,气哼哼的扔下了刚刚拿起来的筷子,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不吃了,气死我了。”

    看到小丫头这样一副孩子气的样子,张劲心里发噱却不敢表现出来,要不然这个小心眼的丫头非得真的着恼不可,连忙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起身拦下了作势欲走的叶萌,把她重新按坐在座位上后,daqian道:“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行?你说的对,浪漫,咱俩的烛光晚宴多浪漫啊谁敢说这不浪漫,我就去法院告他诽谤。”

    好说歹说才算让叶萌回嗔转喜,两人的晚餐也终于步上正轨。

    张劲这时才终于吃到了自己亲手做的菜,一边吃一边在心里自我表扬着:“不愧是宗师级厨师啊,这水平,啧啧……天下虽大,名厨虽多,何人可堪比拟?”他这时候突然有了‘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感觉。难道这是修炼《葵花宝典》的后遗症?

    一口菜咽下后,有轻啜了一口叶萌丫头为了衬托浪漫气氛而特意翻出来的八2年干红,有些怪异的想:“咱菜做的是好,够得上顶级。不过吃着腰花喝着红酒怎么就感觉这么别扭呢?”

    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叶萌,这丫头两口菜下肚后,早就没有了之前为了符合浪漫气氛而强装出来的淑女式优雅,此时的她张牙舞爪的勺筷齐飞,怎是一个恶形恶状了得?…,“丫头,不是说好了你不吃我做的‘西湖醋鱼’么?你看看,这条鱼我还没动几口呢就已经一半没了,你怎么解释?”张劲笑着说。

    小丫头脑子反应的很快,只是稍微滞了一下就找到了理由:“我当时说的话是,‘就算你求我我都不吃’,但我可没有说‘如果你不求我我也不吃’啊?”

    叶萌胡搅蛮缠似的狡辩让张劲觉着有些好笑,于是就继续逗弄她说:“那如果现在我求你的话,你会不会停嘴?”

    小丫头眼睛咕噜噜的一转,阴谋的撇了撇嘴角:“那你是要求我吃呢?还是要求我别吃呢?”

    一看叶萌眼珠子乱转的样子,张劲就知道这丫头心眼里不知道转着什么注意呢,却也并不戳破,而是饶有兴趣的问:“求你吃怎么样?求你别吃又怎么样?”

    “如果你求我吃的话,我看在你亲自下厨,而且留我吃饭,再加上烛光晚餐够浪漫的份上,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给你个面子,吃”

    接着叶萌的表情更得意,继续说:“如果你求我别吃的话,你也知道,这些年我最喜欢的就是和你作对了。你不让我吃,我还偏要吃。你越是不让,我就越吃”

    叶萌的话让张劲哑然失笑,指着一脸得意的小丫头说:“你这不是赖皮么?你当时说过的话就不算话了?也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都学啥了,连守信都不懂。”

    叶萌仍然笑的像是偷到小鸡的狐狸一样,“我只学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过我是小女子,那些跟我无关。”说完,再次将筷子伸向盛着西湖醋鱼的盘子。……,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