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妙手医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针砭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求推荐啊!成绩太可怜了!各位收藏的兄弟,帮忙推一把啊!)

    华文昊把自已的想法传达给雯雯,如果由他治疗,会有一定的风险,出乎意料之外,雯雯竟然对他格外信任,这让华文昊倍增压力。

    原本是来劝说雯雯到医院系统治疗,一不小心招揽了个大活。他所凭借的只能是《青囊经》里的医术,倒不是华文昊对经书不信任,而是人命关天,他要好hade捉摸一下雯雯的治疗方案。

    回到住处时许盈母女还未回来,华文昊把自已关到屋子里,从头开始观看《青囊经》。

    整部经书他越看越心惊,换做他人或许不会如此震惊,只因华文昊是科班出身,系统的学习了现代中医学理论。

    而《青囊经》根本是颠覆了他对中医的的完整认识。整部《青囊经》从天、地、人论述。

    论述人与宇宙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生命的起源回归,uihu才是医术,很多理论与疗法都是与针砭、导引、布气、祝由、奇术联系在一起的。而现代中医只在药论、方剂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而摈弃了那些被现代人所认为迷信的东西,例如导引、布气、祝由、奇术这一类的方法。

    华文昊猜想,中医在它传承过程中所遗失、抛弃的东西太多了,而这种抛弃并不一定是正确的,只是在它传承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例如导引术,华佗先师在《青囊经》大篇幅的论述了导引术。所谓导引,就是引导人与天地宇宙沟通的一种先天本能,化为根本、自然,这与道家的“道法自然”有些相似,重要的是导引术是能够开发人体潜能的一种方式。

    华佗先师把人比做一个小宇宙,宇宙就是人的本身,人生于天地,而又有融于天地,人体出现疾病,就像天地的自然变化,由此来诊治疾病。

    华文昊将整个jing神沉浸到经书里,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直到听到几声轻微的敲门声,这才把思维从经书里移开。

    许盈那张宜嗔宜笑的俏脸从敞开的门缝里露出来。

    “起来吃早钣吧!”华文昊这时才知道,他已经沉浸在医书中整整一夜了。

    洗了把脸,这才觉得肚子有些饿,在小囡囡的脸上扭了一下,小家伙厥起粉嘟嘟的小嘴叫了声:“叔叔坏!”

    华文昊笑道:“囡囡,一会吃完饭,叔叔带你去买芭芘娃娃好不好?”

    小囡囡望着许盈,眼神里满是期盼。

    “一会还要上学!哪天妈妈带你去!”

    “可妈妈说:娃娃太贵,要存钱给囡囡治病!”

    “盈姐,囡囡有什么病?”华文昊问完,凝心静神,在他眼里,囡囡身上泛出白se的光华,只是在她胸口处,取代的是灰se的渣杂。

    两人不约而同的说道:“是先天xing心脏病。”

    许盈惊讶的看着华文昊问道:“你怎么知道!”

    “喔!小孩子吗!跑不了那几种病,我只是一猜!”

    华文昊拉过小囡囡,切了一下脉:“盈姐要给她手术?”

    许盈脸se暗淡下来,jing致的脸上带着让人心痛的哀怨,“囡囡吃完饭去洗手,妈妈一会送你上幼儿园。”

    小囡囡去了洗手间,许盈黯然说道:“大夫说:不给她手术,囡囡活不过八岁的!”神情悲戚。

    华文昊不敢去看许盈那张悲戚的脸,好像心神都会被她夺去一样,努力把这种奇怪的感觉清出去。

    “小囡囡的病我来帮你想办法,盈姐,你不用太担心!”

    许盈感激的笑了笑,一扫沮丧,“忘了你是学医了,将来囡囡手术的时候,你帮我介绍个好医生就行了!”

    华文昊笑了笑。小囡囡的病并不急着治疗,现在着急的雯雯,她的病耽搁不得。

    吃过饭,许盈送囡囡上学,华文昊给王雷打了电话。这家伙一天无所事事,工作清闲得很。两人开车来到济善堂。

    “文昊,你的伤养好了!”

    常叔笑着问道:“没事了常叔!”分别和单位的人打了招呼。华文昊把写hade药方递过去:“杨姐,你帮我核对一下,这方子开半个月的药需要多钱?”

    杨亚男把方子接过去,狐疑的看了华文昊一眼:“文昊,这方子谁开的,想把人药死吗?”

    华文昊讪讪的笑着:“杨姐,你就核对钱款吧!药不死人的!”

    “一共三仟两佰八!”杨亚男把单据递给华文昊。

    “我只负责救人!”华文昊把票单递给王雷,自已抓药去了!

    “靠!”王雷不情愿的到收款处把钱交了,华文昊已经麻利的包好了药。告诉常叔下周一来上班。

    两人上了车,在一家文具店买了支毛笔。

    王雷郁闷道:“哥们泡妞就没这么郁闷过,还得买一赔一。”

    “得了,雷子,你可罕有这么大发感慨的时候,怎么?动真情了!”继而奇怪的看着王雷:“怪不得,原来是没得手呢”

    小丽打开门,雯雯比昨天状态好了很多。王雷捅了捅华文昊,小声说道:“看见没,只要你治好她,这姑娘准献身给你。”

    “乱说话!”华文昊瞪了王雷一眼,这个时候他也不忘那些龌龊的思想。

    华文昊从背包里取出银针,用酒jing消毒。

    古人把ru腺癌称做“腺岩”,《医宗金鉴》里阐述,ru岩者:肝脾两伤,气郁凝结而成!正气不足,邪气侵染。”

    华文昊要用银针沟通脏腑,再用火罐将邪气拔出,使邪气不能进一步浸染病者肌体。放在西医的放she疗法上:就是让癌细胞死亡,失去生存的土壤。

    华文昊让雯雯腑躺,然后用银针刺入穴位。这种针刺要掌握分寸,按照《青囊经里的**,要通过引导,布气施法,在肌肉与筋膜之间走针,运用手法把纤维剥断,然后在针刺位置拔上火罐。

    华文昊还没有进一步练习引导术,更谈不上布气,所以在在经过认真的推敲之后,华文昊用最直接的方法,直接针刺穴位,化繁为简。

    因为雯雯的病情不能耽搁,华文昊只好采用折中的办法,待银针刺过之后,用火罐吸附在针刺的部位。不一会在火罐的吸力之下针孔处流出不少淤血和秽物物。

    小丽透过玻璃罐看着那些秽物,惊讶的道:“文昊,这些脏东西是什么啊?”

    “雯雯的病是邪气侵染,导致肝脾两伤,这些脏东西都是存在经络之中的秽物!”

    其实华文昊是用鬼谷十三针里的截根针法,截断邪气入侵肝脾。肝脾不伤,正气占据主动,癌细胞没有生存的土壤自然就会慢慢消亡。这是华文昊昨昊探究《青囊经》得出的道理。

    现代中医学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是通过药物沟通人体来达到这种效果,而华文昊是用银针直接截断邪气的根源,这就是现代中医所不具备的手段。

    华文昊等秽物拔干净之后,起下火罐,然后取出几张黄纸摊在桌子上,用毛笔沾上朱砂,凝心静神,在黄纸上画了一些符号。

    王雷奇道:“昊子,这鬼画符是做什么的?你什么时候变得神神叨叨了!”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