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之教主难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 章 喂不熟的白眼狼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张三爷认祖归宗后,际遇是比妹妹张千亚要强许多,因为他是让张城主带着身边的,也是因为如此,更让府里这些姨娘们愤恨不已,凭什么啊?不过就是个外室生的,凭什么这么受城主重看?

    姚姨娘被送去看女儿了,但她临走前,在后院女人之中放了把火,她深知张三爷才回府,张城主看这儿子肯定是哪哪都好,但是张三爷在叶家时,就不是个上进的主儿,毕竟上头有两个哥哥呢!

    他是嫡幼子,自然是得宠得很,虽及不上张千亚,但也比他两个哥哥得宠。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CO

    张大少爷兄弟几个,对这个兄弟的感情很复杂,有恨他一归家就得父亲重视,要知道就连嫡出的大哥、二哥也没如此得父亲看重过,还走到哪就带到哪儿,对两个嫡子,张城主更多的是让他们自行发展人脉。

    要不然也不会让张大少爷走上不一样的道路,他要早知道,这儿子会对同性的兴趣比异性要大,他绝不会任他自行发展。

    张城主其实也很郁闷,毕竟在他心里,一直是把张大少爷当继承人来看待的,他小时候就是这么长大的,所以他也如此待嫡长子,谁知道他会长歪了呢?

    所以张三爷回来,他唯恐他会重蹈长子覆辙,才会走到哪儿都带着他,至于带他见自己的老友们,无非是在为他正名份,毕竟他自小在叶家长大,世人皆知他是擎天山庄的叶三爷。

    虽知儿子们对这新兄弟不喜,但张城主可不会对儿子们解释自己的作为。

    张千亚出事,张城主不是没有怀疑,可是怀疑七女儿张宥阳什么?怀疑她设计陷害张千亚?可和离的是张宥阳,要忍受和外孙女生离的,也是张宥阳,临要过年了,好好的一个家散了。

    说她算计张千亚,张城主不太相信,图的什么呢?

    但要说姓黄的前女婿算计张千亚?好像有点通,可是为了个妾,把妻给离了?还是说他又看上那家闺女儿,想娶回家来做妻?算计张千亚,是因为她长得比张宥阳漂亮多了,而且她是自己和表妹费尽心思教养的,跟姚姨娘带大的张宥阳,那可是天壤之别。

    可是把张千亚给前女婿作妾,张城主实在舍不得,可这条件是张宥阳答应和离的条件,会提出这条件,可见她是恨这个妹妹抢了她的丈夫,所以凭什么自己离开,把正室的位置拱手相让?

    所以她提出这个条件,让张城主更加肯定,张千亚出事不是她算计的。

    不得不说姚姨娘对张城主很了解,只要给他合理的理由,他就会为张宥阳找理由,左证不会是她算计张千亚的。

    事实上,就是张宥阳母女算计张千亚,张宥阳和丈夫连手坑了张千亚,她和离走人,给丈夫再娶的机会,又让他得偿所愿,得到张千亚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张宥阳不知道的是,黄大爷兄弟交代妻子,在张千亚的吃食里下药,让她绝育,为了得到她,父亲不惜答应继母和离,可见父亲有多看重此女,一旦她生了儿子,只怕他们兄弟都将无立足之地。

    既然这位小姨奶奶还是叶家女时,就以身虚体弱示人,那么生不出孩子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再说了,他们两人的妻子是当家主母,掌管着黄家内宅,倘若让她翻了天,那她们妯娌两也太没本事了。

    黄大奶奶二人分别交代了心腹去办这事,动手的是府里的小丫鬟,她们也不知道加的是什么东西,反正看张千亚吃了之后没死,也就不当回事了。

    张千亚却是日盼夜也盼,盼着自己能赶紧怀孕,她进府时日不短了,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她感到很心慌。

    她想派人去问娘亲,可她知道,娘亲被爹送回娘家了,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每每思及此,她就好后悔,当初她就不该去国都,而该去褚家,去褚家看她娘,还有外祖母。

    虽然名义上她们已不是自己亲娘和外祖母,可她们名义上的母亲,是褚家表小姐啊!与褚家还是有亲戚关系的,自己就算去褚家,任何人都挑不出理来的,有娘亲在身边陪着,她绝对不会傻傻的被张宥阳那贱人给哄了。

    现在的她已然省过味来,为什么自己从国都回来之后,就死乞活赖的,要跟着姐姐张宥阳去她家,还不是家里有人编派她的不是吗?她听了火上心头,家里就待不住了,可能上哪儿去?

    她才从国都回来,冷家她是不能再去了,冷家两姐妹都打起来了,她要还去,她这小身板哪扛得住她们两一掌一拳的。

    虽然她也习武,可到底和冷佳芸姐妹不能比,人家那是真功夫,她这个顶多就是强身健体的花架子,根本不经打。

    来到黄家之后,一开始她也没觉得有何不对,因为她在叶家时,陪在她身边的姐姐们见自家未婚夫,她也从未避嫌过,因此黄家姐夫和她们姐妹一起用饭,她只觉黄姐夫待姐姐真好。

    就连席间黄姐夫给她挟菜,她也不以为意,因为以前那些姐姐的未婚夫们,就是这样待她的,一个个都把她捧在手心里,当她是心尖上的宝贝看,自小家里人就是这样对她,那些男人这样做,她也不觉得奇怪,对黄姐夫的作为自更没放在心上。

    万万没想到,黄姐夫是这样的人,竟然在菜里给自己下药。

    想到那一晚的事,张千亚几欲疯狂,她怎么会在幻梦中将黄姐夫看成凤公子啊?拿他来和凤公子相比,真是污辱了凤公子啊!

    然而她现在想通了,想透彻了,想明白了,又怎样?

    她已经进了黄家门作妾,想她堂堂擎天山庄大小姐,多少人要娶她,她都没点头,她爹就想着给她找个好人家,要女婿长得好,人品好,家世好,要会疼老婆的,要……寻摸来估摸去,总算是找到个好的,可偏偏人家已经成亲了。

    她和人家老婆比,除了父母双全之外,似乎没啥比人家强的,相反的,人家比她强得多,听说那要来赵国开的货栈和商队,都黎浅浅捣鼓出来的,还有天宝坊等铺子,也都是她弄出来的。

    她娘说了,那些个啊,说不得都是黎大教主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就是为了给他徒弟添名声的,谁晓得是不是她弄的,就算是,她要不是黎漱的徒弟,小小年纪哪来的人手和钱财让她霍霍?

    要不是她师父黎大教主没成家,没个老婆管着,否则哪能放任她作怪?

    虽说这作怪的结果还挺好的。

    只是叶夫人当时是半信半疑,信嘛!是因为到底人家做出成绩来了不是?

    不信则是因为,要真信了,那可真打击自己和女儿的心啊!毕竟她闺女儿就看上了凤公子,想要抢人家丈夫啊!倘若人家老婆真这么优秀,那她哪来的信心去抢人家丈夫呢?

    进门作妾之后,张千亚发现,之前在城主府、在国都时听到人说她的话,跟黄家这些女人编派她的那些话,真是小巫见大巫。

    那会儿在城主府听了,她可以一气之下避出门去,在国都冷家听了,她可以躲回家去,可进了黄家门,她想躲都没地儿躲,想不听,人家就堵在你房门前编派你,你就是把耳朵全堵上了,也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一路逃避下来,最终落入了泥塘里,逃也逃不掉,避也避不开。

    对张千亚的遭遇,黎浅浅表示自己找死,怪谁?

    说到底,张千亚还是叶千亚时,咋哪么作呢?就是叶家长辈们给惯的,又有她娘叶夫人那个偏心眼的,她主意多,却都是歪主意,叶家没个女娃儿,好不容易有了,那叫一个稀罕啊!

    可再怎么稀罕,你得把孩子教好来啊?可惜,他们自个儿也是半斤八两的货,要不然好好的嫡女,送去给人做外室这种事,那家长辈会点头?好吧!还真不止他家长辈如此,而是好多人家都如此。

    江湖如此风气,还真不能说他们什么,不过是跟风随俗罢了!

    只不过身为被人撬墙角的当事人,和被撬的墙角,心情都不怎么好。

    见张千亚如此下场,黎浅浅夫妻都不予置评,好好的一个大姑娘家净干些膈应人的事儿,还有,陪了她几年的姐姐们被退亲,起因是她,她却对她们不曾有过歉意,会在山上遇袭,也是因为得知凤公子去了山上工地。

    她们母女为什么追在他身后,要跟去山里?呵呵,所以说,她会被张宥阳夫妻设计,一点都不可怜。

    想想看她那几个被退婚的姐姐们,她们陪在她身边,虽是享了不少福,可临到婚期被退亲,对姑娘家的名声损害极大,叶庄主还拿权势压人,令她们的家人不敢为女出头。

    黎浅浅想想都替那些家长们憋闷,她们要是不在天宝坊找张千亚的麻烦,她也不会让掌柜的插手,她虽同情那些人,可不代表她同意他们利用天宝坊,用天宝坊的地儿找人麻烦,更别说还砸他们天宝坊的东西了。

    让他们家受委屈的是擎天山庄的叶庄主一家,又不是天宝坊,更不是她,凭什么要她和天宝坊替他们的行为买单。

    说起来,这些人也是欺善怕恶的主儿,见张千亚没了叶庄主撑腰,他们不靠张城主一家吃饭,所以不怕张城主,就是要找张千亚的麻烦。

    以为天宝坊会吃下这个闷亏?呵呵,这些人就是没搞清状况,不怪他们家的女儿会被准渣女婿给坑了,他们自己识人不清,能怪谁啊?

    哼!

    黎浅浅冷哼,凤公子伸手握住她的,“别生气,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当,还是想办法让他们付出代价吧?”

    “这些人还不值得我们出手,便宜他们了。”黎浅浅摆摆手,懒得再说,至于叶庄主嘛!妻子给他戴绿帽,说起来帮别的男人养两孩子养了二十几年,也真是够呛的,更别说,全家上下对张千亚那可真是掏心窝的好啊!

    结果,这女娃儿不是自家的,当初叶家上下有多疼张千亚,现如今就有多恨叶夫人,连带着对张千亚也有些迁怒,然而到底是自家看着长大的孩子,多少有些舍不得,可他们舍不得,人家却没把他们放心上啊!

    瞧瞧,能跑到国都去找冷家姐妹,就是没空回擎天山庄看看爷奶叔婶们,可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啊!

    尤其想到当初,为了她,她隔房的堂姐被退婚,族人们都想要他们帮忙出头,找那后生家的晦气,可他们因为这小孙女、小侄女,不帮着族人出头也就算了,还硬是压着人家,不让找对方的麻烦。

    结果呢?

    人家身强体壮得很,那什么身子虚弱就要没命了,全是假的,是她和她娘捏造的,为的是什么啊?看到孙女院子底下的地道,叶老庄主等人觉得,他们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以至于后来张千亚在天宝坊被人找麻烦,叶老庄主等人都没想管,更别说过问了。

    所以等他们得知,张千亚竟然进了前姐夫家作妾时,所有人差点惊掉了下巴,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们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娇娇女,为了给她挑女婿可都挑花了眼,最后挑上的好人选,偏偏已经成亲了,不想委屈自家闺女屈就次一等的,加上她自己也看上了凤公子,就想着,既然一开始不能作妻,那就先占个位置,男人嘛!那个不偷腥?

    不进门为妾,不委屈闺女儿向她人低头,作外室,有家里人撑腰,正室管不到她,等日后正室没了,她就可以母凭子贵,进门作继室了。

    想得是很美好啦!

    奈何现实很残酷,叶家人现在都不想提及张千亚了,因为说起她,就会勾起叶庄主的伤心事,叶庄主虽没把事情全部告诉家里人,但隐约透出的一星半点,也够叫老人家气恼褚家了。

    待得知张千亚给前姐夫作妾的事情真相,害姐姐夫妻反目最后和离,叶家人不得不怀疑,这闺女被人换了芯子了吧?咋一点都不像从前那个乖孙女了呢?

    面对二老的疑惑,叶家叔婶们也同感不解,只是没人能给他们解答啊!

    最后还是小婶娘说了句话,点醒了大家,“他们兄妹两个到底是在咱们跟前长大的,就算真不是咱们老叶家的血脉,到底还是和大嫂、两个大侄子有亲戚关系,千亚出阁,咱们要是不知道就算了,如今晓得了,就得给她添个妆,好歹在叶家长大的不是?”

    “对对对,弟妹说的是。”附和的是人称老好人的五媳妇,张千亚在叶家时,她是叶老太太和叶夫人以外最疼她的人,别人虽没女儿但有儿子啊!就她,连儿子都没有,更别说女儿,所以她是真将一腔母爱全放在张千亚身上了。

    可惜就像其他人说的,张千亚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她就没把她五婶娘放在心上过。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