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真研究生生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练功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下周开始冲榜,请周一开始多多投票支持。晚上12:00会上传第三更。

    李培诚正在烦恼无法静下心来看书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他一看是导师的电话,虽然暑假,图书馆里没什么人,他仍然跑到楼梯,才接起了电话。

    “我是何仁毅,现在方便的话,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电话里传来何教授的声音。

    “好的,我现在就去。”李培诚虽然很吃惊何教授打电话给他,不过仍然立刻应了下来。

    何教授的办公室在实验大楼,离图书馆百米不到的距离,李培诚很快就到了。

    李培诚很吃惊何教授的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在。

    为官者自有一套相人之术,李培诚额头宽阔,双目明亮清澈,肩膀宽阔,腰杆笔直,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整洁,朝气蓬勃,稳重朴实。

    孙信品一看到李培诚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

    “来,来,培诚,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同学,西湖区园林局的孙局长。”

    “老孙,这位就是我向你提起的李培诚!”

    李培诚听说对方是位官,稍微有些拘谨,不过还是大方的伸出手有力地跟孙信品握了下。

    “我有个女儿,下半年就要上高中了,我想给她请个家教,不知道培诚你能不能帮这个忙?”孙局长开门见山地说道。

    李培诚这才知道何教授叫他来的原因。

    李培诚暑假里本就有打算找个家教的工作,孙局长又是何教授的同学,他当然不会拒绝,不过对方是个女生倒是让李培诚心里稍微有些不安。

    “孙局长太客气了,我还得谢谢您这么信任我,这样我也不用再为暑假找家教的事情烦恼了。”李培诚说道

    “哈哈,好,就这么说定了!”孙局长大喜,“那么你什么时候可以来我家呢?”孙局长接着问道。

    “我明天得回老家一趟,这个周日会赶回来,下周一,您看行吗?”李培诚道。

    “培诚从小是他爷爷带大,他是个孝子,每年放寒暑假都要回去陪他爷爷几天,然后返校打工。”何教授插话道。

    因为李培诚在读大一暑假开始就在何教授的实验室做科研辅助工作,所以何教授对李培诚的情况很了解。

    “好,好,有才有德,这年头这样的年轻人太少了!我家萱萱长大后,要是有你一半,我就笑翻天了!”孙局长感叹道。

    李培诚被孙局长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时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接着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孙局长和李培诚基本上达成了家教时间上面的共识,至于金钱方面,双方都没有放到桌面上讲。毕竟孙局长是何教授的同学,而李培诚是何教授的学生,在何教授面前谈这个问题,显然是不合适的。

    离开何教授的办公室后,已经快下午五点了。李培诚带着随身听,边听英语对话,边在华家池畔溜达。等到五点时,他便去学校食堂吃饭。

    学校里有四个食堂,因为放暑假了,学校里的人不多,只开放了一个食堂。尽管只开放了一个食堂,人看起来还是稀稀拉拉,买饭菜不用排队。

    花了三块五毛钱吃了顿饭,李培诚就骑着自行车,到学校附近的贴沙河河滨公园。

    贴沙河是杭州市储备饮用水河流,所以很干净。河两边柳树垂荫,鸀草茵茵,还有不少长凳和凉亭。虽然是夏天,这里却有一份难得的清新和凉意。

    这个时候刚好是下班的时候,公园里人很少,就算有那么几个人也隐没在了公园茂密的树荫里。

    李培诚找了处没人的地方,然后端坐在一棵柳树下面,开始了每日酉时的练功功课。

    李培诚修炼的功法名《长生诀》,是跟一位西湖边葛岭山下的一位葛姓老人学的。

    说起跟老人练功,还得从一九九八年的十一月份的一天说起,那时李培诚刚来杭州两个月左右。

    那天是周末,他坐公交车去保俶路一个学生家家教。公交车上他碰到了葛古,也就是他现在的师父。

    公交车上,那天刚好没有位置,李培诚急忙让座给了葛古。

    葛古要下车的时候,天刚好下起了雨。李培诚出门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所以知道今天有雨,带了把伞。他见葛古白发苍苍,生怕老人家淋雨生病,况且下雨天地也滑,善良的李培诚就提前下了车。

    “老爷爷,你家在哪里,我送你一段!”李培诚赶上葛古,轻声说道。

    葛古微微动容,看了李培诚一眼,说道:“我家在葛岭山下,离这里还有些路。”

    然后葛古看着李培诚,看看这个小伙子还肯不肯送。李培诚本以为葛古家就在这附近,没想到还有二十来分钟的路程,一来一回,他给学生上课的时间就耽误了。

    葛古见李培诚有些犹豫,道:“小伙子,不用麻烦你了,我老人家还是慢慢走吧!”

    李培诚一听,倒没怪葛古带讽刺的口气,反而暗暗责备自己自私。对老人家他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因为他从小就是由爷爷带大的。

    “不,不,老爷爷我刚好有点急事,所以不好耽搁太久,要不这样,我帮你打辆车好不好?”李培诚说道

    “车费你出?”葛古眼睛一斜道。

    李培诚被葛古弄得哭笑不得,不过一想也对,车费不自己出,他自己难道还不会打车,需要自己提醒吗?

    看来这个老人家的子女不孝顺,否则老人家何至于连打车的钱都舍不得花,李培诚有些气愤地想到。

    “当然我出!”李培诚微笑说道,一点也不恼火。

    不过很不巧,因为下雨,出租车的生意特别好,没有一辆是空车。李培诚见等车也不是个办法,况且还要多花十块钱,于是去路边电话亭打了个电话,向学生道歉,说明下自己要迟到,然后亲自护送老人回家。

    一路上李培诚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葛古,雨伞大半部分也都遮在葛古的身上,而他自己却被淋了大半身。

    “想练武吗?”一路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葛古突然变得精神矍铄,冷不丁问道。

    “呃!”李培诚一时回不过神来。

    葛古无视李培诚惊愕的表情,弯腰随手在路边捡起了一块小石头。

    将小石头给李培诚过目了一下,然后轻轻一捏,粉碎了!

    “想学的话,明日早上五点在这里等我。”葛古说道,然后精神抖擞地从北山路往一条弯曲的小路一拐,还没等李培诚反应过来,葛古就已经消失了。

    李培诚沿着小路走去,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座砖石结构的黄色牌楼,牌楼两边分别写着抱朴和道院,横匾上写着葛岭。牌楼后面是一条石阶,石阶直通一古朴的道观群,那道观群就在葛岭的半山腰。

    这里就是杭州三道院之一的葛岭抱朴道院,因东晋著名道士葛洪在此修炼、采药帮百姓治病而得名。杭州其他两个著名的道院是黄龙道院和玉皇道院。

    就这样,李培诚拜了葛古为师,开始了修炼。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