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父子骄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一 识将心吕布全纪灵 破宛城文聘投州牧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十一 识将心吕布全纪灵 破宛城文聘投州牧

    吕布以轻微至极的损失将纪灵疲惫不堪惶恐之极士气低弱的新兵蛋子们击溃,纪灵近两万军队只剩下不到两千人聚拢在纪灵身边。

    看到纪灵身边剩下的不到两千人,吕布叹息一下,令军马聚拢,遥遥锁定纪灵进行最后挣扎的砝码。虽然纪灵部队已经溃败,但吕布知道这最后的两千人虽然少,自己也能很快战而胜之,但他素来爱护手下士兵,不想多有伤亡,而且这不到两千的人马到了最后关头仍然没有离去,这让吕布起了爱惜之心,他寻思着怎么把这两千人收归帐下。

    心下寻思片刻,吕布跟张辽交待了一下,提戟纵马上前,冲纪灵一礼道:“吾不欲此地血流成河,且却兵,但身决胜负,如何?”

    纪灵一愣,自己身陷绝境,以吕布军战力,又是平旷之地骑对步,自己又没有强弓劲弩,要全歼自己那是易如反掌,怎么反而要“身决胜负”?但纪灵毕竟是个武将,当即翻身上马,不顾将士反对,出到阵前,抱拳为礼道:“蒙使君见爱,灵敢不从命。”

    “好男儿!”吕布赞道。

    纪灵放开一切,朗声笑道:“灵素闻使君虎勇,恨不能见而,今日得见,足慰平生。灵愿一试使君虎威。灵与将军,惜不能两立,但有一事托将军!”纪灵被戏弄得团团转的时候,恨不能活吞了吕布,但现在亡败之际,吕布在他面前,他却出了佩服就是崇拜,他发现自己内心的那些怨恨,造就烟消云散,此时站在他面前的男子,就像一尊天神一样的高大巍峨,终自己一生,大概也只能是仰望而已了。

    吕布看出纪灵有必死之心,顿时神情肃穆,庄重道:“将军真好男儿,今但有所命,布敢不遵从!”只有懂得尊重对手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高手,现在的纪灵,只得他吕布称为对手!

    纪灵看一眼身后的将士,沉声道:“灵愚钝,不知兵法,以致累死三军,唯一死以报。今左右尽灵之亲信,尚能一用,愿使君活之。灵惶恐,蒙使君大恩,赐我死戟下,此诚灵之荣耀。愿将军不吝恩惠,活此忠勇之士!”吕布默然点头。

    “使君真仁者也!”纪灵下马礼拜道,不等吕布下马还礼,他站起转身对那千余残军道:“灵累诸位至此,实无言以对。今吕使君此我决死之荣耀,此诚大恩也。若我死,诸位可投吕使君,使君仁爱之人,必待汝等若子,汝等亦必待之如父。如若有违,吾于九幽之下,亦必取汝性命!”言毕,不管残军劝阻,翻身上马,挺起三尖两刃刀(杜撰),遥对吕布道:“人云‘人中有吕布,马中有赤兔’,今能与使君一战,岂不快哉!”

    吕布朗声大笑,道:“将军真好男儿,能与将军战,布之幸也!”继而高呼:“众将士,为吾奏乐!”

    因有千余人四处搜索,吕布身后有二千余骑,此时闻令,顿时于坐骑之上两两以长枪相交击,坐下战马竟然都微扬右前蹄蹬踏地面,另一边高顺的陷阵营将士也随之呼应,刀盾相击。顿时,血腥的战场上响起了一阵阵配合和谐而邮政及如一的“卟卟”“嗒嗒”“锵锵”之声,令人热血沸腾。

    “快哉!”纪灵大笑,提刀打马,直扑吕布。

    吕布策马迎上,两马交错而过,吕布横戟格住纪灵力劈华山的一刀,“锵”的一声大响,纪灵浑身晃动,勉力坐稳,吕布却稳稳策马,两人错身而过。

    “痛快!”吕布兴奋地叫道,平时他虽能和王越赵云过招,但何时有过这样的生死相搏?虽然纪灵稍微次了一些,但却让他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两人调转马头,战在一处。但见刀戟翻飞,纪灵全然不顾防守,刀刀夺命,奋不顾身搏杀。而吕布却游刃有余,每每一戟化解纪灵数刀,其戟式无迹可寻,翩若飞鸿。刀戟相触,震得纪灵不住颤动,每每险之又险才能躲避吕布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戟飞来。

    战至十余合,纪灵已是油尽灯枯,勉力支应,竟无还手之力。

    两边正看得血脉贲张处,但见吕布不知怎么的忽然一戟势如雷电,当胸直取纪灵心口,纪灵横刀抵挡,却见那戟势不可挡,竟将纪灵的刀击成碎片,方天画戟气势不减,一举刺中纪灵心口,将纪灵挑飞三丈之外!

    两边人马一阵死寂,片刻才向起“飞将军神威”的呼喊,连那纪灵的两千残军,也忍不住喊了出来。

    吕布翻身下马,来到纪灵身前,默然无语。

    纪灵口角不住地冒起血泡,见吕布到了跟前,双眼忽然发出崇拜景仰的光芒,尽力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什么。吕布一言不发,伸手握住纪灵的手,纪灵脸上泛起满足的笑容,断断续续道:“死于使君……之手,灵……灵无憾矣……可恨……者……唯部遭逢……使君……耳……耳……”眼中光芒渐灭,闭目满脸满足而死。

    两边将士见吕布沉默良久,又见两人两手相握,很快纪灵的手垂落地上,顿时沉默下来,纪灵的两千残兵跪了一地,哭成一片。

    吕布几步来到两千残军面前,厉声喝道:“纪将军含笑赴死,死得其所。尔等啼啼哭哭,置纪将军于何地,岂不愧乎?”两千残军止住啼哭,望向吕布,吕布道:“纪将军托吾尔等,今纪将军既去,尔等愿从吾者,可报知高将军,若不欲从者,可于路资自去!”言毕牵马入寨。郭嘉等人知道吕布心情不好,不敢招惹,便各自处理善后事宜。

    此战,吕布充分利用骑兵优势,先是集中优势兵力耗损纪灵斥侯和骑兵部队,又以骑兵得速度优势高速机动,使纪灵军士气大跌,陷入疲惫和恐慌之中,最终以数十人的伤亡获取重大胜利,斩三千首,俘虏近五千青壮,得战马八百余,获粮草耕牛等辎重众多。此战,吕布得鲁阳,威震荆州,等传书历数袁术罪过之后,荆州不少郡县尤其南阳附近郡县望风归顺,袁术被迫流窜南阳郡治南阳城(宛城)。郭嘉有感于吕布帐下内政人才等文官稀缺,发布招贤令,一时之间南阳左近有不少人才来归附,最优秀者有谋士陈震陈孝起、李严李方正,吕布遂令两人会同高顺驻扎鲁阳,整理内政,整训整编俘虏,以争取最短时间内形成战斗力。

    布置好鲁阳事务,处理好善后事宜,初步整编好纪灵留下的残军和战俘,经过几天休整,吕布收拾心情,大军再次开拔,兵锋直指宛城。经过吕涛和郭嘉的分析,认为大战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吕布必须尽快控制荆州的大局,以面对即将到来的混乱局势。

    此次因为没有了家眷等的拌羁,吕布领骑军快马跃进。

    不过三天,吕布领三千铁骑兵临宛城。

    袁术从鲁阳到达宛城,强行征召青壮,得两万人,加上原来的万余人,竟然聚拢了三万人马,虽然对吕布依然心头害怕,但自以为凭借宛城城高池深,人数又远比吕布人多,自己可以安然无恙,遂整天躲在原郡守府中,灯红酒鸀。本来张勋认为以吕布军少,自己凭借人数优势应该分兵城外,以为犄角之势,则进可攻退可守,立足不败之势,若只是据城而首,那么根本不能发挥兵力优势,反而自己束缚了手脚。只是袁术被吕布那一箭射破了胆,每每梦回之际,仍不免胆战心惊,于是否决了这一建议,让更多人在他身边,他才觉得更有安全感。张勋无奈,只得依命从事,把个宛城城墙上布满了人马。

    吕布领军紧逼宛城城下,见城头人多势众,招来张辽郭嘉问计道:“今宛城人多势众,倚城固守,而我军尽骑士,不利攻城,如何取之?”

    张辽道:“术在南阳,多横征暴敛,不得人心,百姓深恨之,今主公南来,名正言顺,百姓仰首以待,人和在主公,若得一善辩之士说之,必使南阳士人鹜趋,主公可不费吹灰之力,南阳俯首可拾!”

    郭嘉笑道:“二将军真智将也!主公爀需多虑,袁术得南阳未久,惧主公之威尔走宛城,又横征暴敛,强募青壮,士人多有怨恨,将军可如此如此,我料城中必有英雄发难,大事可成!”吕布闻言,笑道:“文远勇而有谋,奉孝多有智略,吾何可虑哉?”

    是也,宛城士民夜里听到外边轰传得马蹄声,整个大地都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有多少人马来往,不安的人们纷纷起来察看,却见远处火光隐隐将半边天空照亮。

    不安的人们正揣测着,前时听说新来了个荆州牧,正是黄巾乱时威震一时的飞将军,前时又以数千之众力拒董卓,单戟匹马纵横敌阵力斩将校十数员,不久前又夜袭鲁阳逼得袁术仓皇逃退宛城的平南中郎将、都亭侯吕布吕奉先。后来又传闻新的荆州牧骁勇无双,三千军马大破纪灵二万大军,阵前斩杀纪灵,义活两千残军,于当地百姓秋毫无犯,可谓勇而有智,仁而有义,对比如今强占南阳的袁术有着天地差别,况且又是奉天子之命平南,可谓名正言顺,不似袁术拥兵作乱。如今怕人这飞将军南来了,好啊,有这样一位州牧,相信日子总会好过一些,但愿能和传闻一样吧,但愿袁术快点亡败吧。这些,正是郭嘉深谋远虑早先布置的结晶!

    城内人心思动,忽然听得西北有人高声齐呼:“今奉天子号令,来牧荆州!袁术竖逆,竟拥军自重,作乱南阳,横征暴敛,以致百姓流离,人民艰苦,天怒人怨,是‘天作孽,犹可恕;子作孽,不可活!’也!奉州牧大人令,早晚取尔项上之物,上报天下,下平民怨!城中将士可知,袁术逆贼尔,而等岂能助纣为虐,州牧宽仁,知尔等为贼所逼,乃不得已,若能拨乱反正,不阻州牧讨贼之路,必能恕如等之罪。”云云,连喊数次,声震天外,渀佛万众齐呼,偌大宛城,竟不管远近,都能听得清楚。

    南阳多有才俊,宛城文聘是宛城大族,袁术占据鲁阳鱼肉南阳,文聘本来就反感,只因力量不足无法抵抗,只得无奈听之任之。这时候得知吕布南来,有心投靠,于是问正在做客的知交,南阳名士娄圭道:“袁术不仁,士民多有怨恨,聘不能忍。今闻吕使君南来,聘欲投之,若何?”

    娄圭笑道:“袁公路虽四世五公,然贪财而少恩、苛敛而不仁、至大而才疏,非成事之主,其虽势众,料不能久也。闻吕使君勇悍多智,礼贤而爱人,名震天下。其子天纵之礀,一月属文三十有六,士人惊为天人,一时无两。其非成就大事之主乎?况吕使君坐下猛将如云,张文远、高伯承之属,皆万人敌;成廉、魏续之众,盖骁勇之士。方此纷乱之际,必可成就伟业,仲业往投,可成就功名,光大门楣。今吕使君南来荆州,兵指宛城,不若以为内应,以此大功为资,吕使君必当重用!”

    文聘闻言,于是下定决心,当即一边派门人潜出联络吕布,一边开始布置如何做内应接应吕布进城。

    次日,斥侯带文聘门人来见吕布,门人告知文聘愿作内应。吕布与郭嘉张辽等商议确定文聘真心投靠之后,大喜,一边联系文聘如何配合,一边使人不断搔扰袁术军。第三天晚上,文聘联系一些可靠之人,各带人四处纵火,扰乱袁术视听,而后亲自带领家将及跟从起事者三百余人,借协助守城为名舀下西城门。外边吕布自领两千余人马在北门外耀武扬威,又令张辽领一千人,将战马裹蹄衔枚,潜伏在宛城西三里外小山后,等待火起直取西门。

    张辽见城中火起,当即挥军直奔西门,等到西门时,文聘已将城门打开,张辽也不多说,只叫一声“随某来”,一千铁骑随张辽飞驰入城,口中大呼“城已陷,弃械跪地者不杀!”,呼啸而过。文聘见状,也不迟疑,带领自家人马尾随张辽前进,也大呼“城已陷,弃械跪地者免死!”,所过之处无不披靡。

    袁术不得人心,横征暴敛,刻薄少恩,一到宛城又强行征人。这一下宛城人听闻传说中的飞将军吕布到来,大多欣喜雀跃,纷纷弃械投降,甚至倒戈相向,张辽所到之处,几乎没有抵抗。张辽直奔北门,城门上宛城士兵暴乱杀了守门校尉梁刚,大开城门,宛城破。

    袁术半夜见外边火光冲天,知道大事不妙,本还要抵抗,等听到张辽今西门,城中呼号震天,顿时胆颤心惊,在张勋等的护卫下从东门趁夜逃往汝南。

    (别字修改)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