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老千生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败走麦城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记得当时是给我拉去了一片平房区。很大一片的平房。当时我还纳闷,这么大的城市怎么会有这么多平房子。被人稀里糊涂的拽进了一个房子里。进去后他们就开始打。不分头脸的乱打。打了很久。我连护着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好像。铁军虽然争辩他没参与,但是由于我俩是一起来的。人家也没放过他。也是一顿乱揍。他们实在是打累了。就用人看着我俩。不理我们了。整个下午都没人理我们。我和铁军坐在地上。看着铁军的眼都被打封了。我想我也好不到那里去。我俩包里的钱和手机都被人舀走了。

    大概是快4点多的时候,那时候天已经黑了。那个成哥来了,进来就蹲在我面前。问我该怎样处理我出千的事。他说:“按照他的规矩是要我的右手大拇指。”当时我的脑子很清醒。我就和成哥说:“如果你要搞残废我,那我就去见官。我豁出去了。要不好咱都不好。你不想我去见官就搞死我。我认了。就这么百来斤。死了比废了好。”

    他伸手就给了我一嘴巴。说:“你妈比嘴巴挺硬啊,不看看这里是谁的一亩三分地。怎么搞还有你谈条件的?”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我说见官的话起了作用。他去溜达了一圈,回来拖个椅子坐我前边,问我,“那你想怎么处理好?我听听你的意见。”

    我能有啥意见?我说:“我都已经把钱都吐出来了。还想怎么样啊大哥。”在这之前他们翻过我们的钱包,可能看到了银行卡。当时这个卡在他手里,我俩张,里面10万多的样子。铁军那个里面有15万的样子。

    最后谈的结果是。我俩把卡里的钱都交出来作为补偿。这个事就算完。也不卸我俩的手指头了,告诉他们密码。晚上他们给我俩买了点饭过来。就继续扣着我俩。当时可能嘴唇里面打破了。舌头在嘴巴里可以感觉得到。破得很厉害。根本吃不下。晚上给我们生了个小炉子。就那么凑合了一夜。看我们的人打了一夜的扑克在我么身边。但是一直没人来动我们。

    第2天又是一天。一直到了晚上。成哥来了。当时让我俩写了一些东西,无非就是说我俩出千骗人。自愿补偿被骗的人多少多少钱这样的一张纸。让我俩签字。然后就被人拉上了那个面包车。乱转了一通。好像还是在那个平房区附近。是一个巷子里。把我们俩拖下去又爆打了一通。开车扬长而去了。还好身份证和皮包还了回来。手机和卡都没有还。当时被打躺在地上,好一会才爬起来,和铁军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向远处亮光的地方走着。记得当时可以听得到火车叫,想来离铁路不远。04年我又去过一次,只是找不到那片平方区了.

    最后好像是遇到了个出租车。那是个好心人。我们俩说出住的地方的名字,把我们送去了。记得他当时猛问我俩:“怎么了,是不是遇到抢劫了,如果是的话可以帮我们报警。”我们只好说是和人家打架,没打过。所以搞得这么惨。

    到了我们住的酒店。可能兜里的一些10元的毛票人家没看上眼。还有一些,结了车费。

    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污泥和脚印。头发掉了好多,有些估计是当时没拽下,我一理一大把在手上。鼻子出了很多的血迹。嘴唇破的厉害。但是就破里面。外面好好的。还好没其他大的外伤。看看铁军。眼睛充血了,眉毛的地方打破了。其他还好。对着镜子发了好一会愣。铁军问我:“咱们怎么办?”我说:“住的时候不是有押金吗?去把房间退了,咱们回去。”

    退了房。就去了火车站。一路上大家都象看动物一样看着我俩。也顾不得了。在车站还发生个小插曲。可能警察看我俩象逃犯。就把我俩拦下好个检查身份证,好个盘问。有个警察不眨眼的盯着我看。我也盯着他看。大概实在检查不出啥了,才叫我们走了。

    在车上,我和铁军简单的交换了看法。铁军的意思是我俩被大年哥俩给搞了。我认同。但是能舀人家怎么样呢?只好认了。不认也是没办法的事。在车上趴在小桌子上就睡觉。反正腰包里也没啥东西怕贼惦记的。随便来摸,搞不好别被我摸了他身上的东西。到了我们住的城市也是半夜了,铁军没敢回家,就去住在我租的房子里。一夜无话

    第二天.就和三元,小老板他们取得联系。见了面被大家好个嘲笑。我也和大家说了事情发生的详细过程。小老板很讲究,知道我没钱了。马上就去提了3万让我先用着。反正我给他赢了不少钱,也没去跟他客气。按照三元的意思,马上给我们找局继续玩。我没干,毕竟现在这个样子见面有点吓人。三元他们发动一些哥们到处去找小年。因为他也在这里租的房子。后来确实也找到了他住的那房子,房子没到期,人不见了。三元没事就天天去敲门。找了很久也没找到。这个人就算消失了。

    就到处晃荡了半个月吧,脸上基本是看不到痕迹了。接着又是老一套的东西。到处去赶局。有三元他们做后盾,这次被抓的事好像没在心里留下啥阴影。快过年的时候手里又存了不少钱。大家跟着也都不少赚,隐约得好像我成了大家的领导。天天走那里都有人陪着玩。没事的时候我补了手机和原先的号码。

    快过年了,有点想家。和哥哥通了几次电话。好像听2哥的意思家里想叫我回去过年。父亲也传了话:“既往不咎。可以回来过年。”

    想到要回家过年。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毕竟离开家好几年了。把自己从头到脚的好好打扮了一翻。给家里每个人都买了自己认为上档次的礼物。我要回家了。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