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三千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直很安静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傅罗把池子里的莲花都清理干净,累的满头大汗,她在一边收拾的时候,一边听着岸上神佛们的劝言。

    佛祖是,莲花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拔掉所有莲花佛祖才能醒过来。

    这个人傅罗还很认识,是佛殿里的元老,平日里不爱说话,她今天却把他逼得把几百年的话都说了出来。

    他指责完傅罗又去指责其他人,“你们就看着她这么胡作非为,我要去见天帝,要去见天帝。”

    旁边神佛说:“我们都是从天帝的神殿里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神殿上说了这件事。”

    “天帝他……天帝他……”

    天帝在神殿上什么话也没说,就算是默许了吧!谁叫他们去求天帝做主,也就不能怪天帝把手伸的太长。

    傅罗弓着腰握着莲花枝蔓站在水里,然后好心地将这些捧给那神佛看。

    神佛气地说不出完整的话,“你,你,你……”

    “连根拔起,一点不剩,这样才能清理干净,我会还给你们一个干干净净的莲花池,所以以前的事你们也不要再计较了。”

    以前她大闹佛殿,后来顶着佛门弟子也犯了不少戒律给大和尚小和尚们脸上抹了不少黑。后来在南天门青帝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她犯下的错,那些那些虽然都没有明说,但是……

    那些神佛都愣住了,大神佛也安静下来。

    “可是没有花籽如何能长出莲花来?”

    一池莲花已经清的七七八八,傅罗一边擦汗一边说:“以前这里的莲花是种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

    “那以前花落之后又怎么长出来?”

    “佛池地莲花从未曾溃败过。”更别说被人连根拔起。

    傅罗笑道:“那你们怎么觉得一定要有籽才能发芽,佛池的莲花本来就应该是佛祖的象征。既然佛祖已经新生,除旧才能迎新。”

    傅罗终于将整个莲花池收拾干净,然后气喘吁吁地坐在玉阶上,经过了天黑天亮佛池里终于只剩下清澈的碧水。至于那些拔出来的莲花,早就渐渐化成了灰烬随风而去。

    神佛们盯着佛池开始念起梵语。

    焦急的人应该是她吧,毕竟她是舀生命来许诺地。傅罗抿嘴一笑,这里一定会再开满莲花,她小小地作了一次弊,再这之前她对着因缘镜已经看过了。镜子里满池的佛莲比之前的更加茂盛。

    佛池旁边盘膝坐下很多人,傅罗也走过去到了他们身边,凑过去问,“大神佛,几十年前南天门前死去的黑莲花,怎么才能复活。”

    大神佛慢慢睁开眼睛,“中了玉帝的仙术原本要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可那黑莲是天地间灵性之最,尚可残留一线生机。但是却不能像普通神仙一样再聚重生,除非……”

    “若有神仙将仙体舍弃给他,他是不是就能再生。”

    大神佛的眼睛重重地跳了一下,“阿弥陀佛。”

    这一切的因果他们都知道,只是奉佛祖之命不能说。当年佛祖回到天界,重新出现在佛殿的时候,将所有一切因果都揽在自己身上,他说:“一切因缘皆由他而生,也应该由他来了结。”

    看着清澈的池水,水面微微一颤。傅罗想起之前不愿意去回忆地事,从南天门出来,云笙带她疗伤,衣食住行全都伺候的妥妥当当,她不想吃饭云笙就想尽各种办法让她吃。

    她却一遍遍地喊着卓玉的名字。

    云笙也不生气,还像平常一样秀美儒雅地拉起她的手,“我会让你见到他的。他给她温暖给她诺言。

    她却一遍遍地央求,“你帮我去把他找回来好不好?”

    “我只要他,我只要他。小说整理发布于www.l6k.cn”

    其实很多时候他都是那么的出尘,那么的温柔,让人看不到他心里到底都想了些什么。

    让人觉得就算是经历再困难的事,他也会淡淡一笑好好地活下去。

    所以很多人会将他看做是一尊佛像。不但没有悲喜,而且有求必应。

    她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养成了这个毛病。她习惯他的庇护。喜欢他为她料理好一切地事,习惯闯出大祸他也能将一切悄悄掩饰掉。

    因为他是无所不能的佛祖。世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天上地下哪里有人不曾求过他。当年她苦苦地追寻他,也是惊讶于这世上会有如此美丽高贵的神仙,她像一个小孩子一般想要进驻他的内心,想要将他占为己有。

    他什么都给她,给了,她还嫌不够,仍然伸手去要,最后把他所有的东西全都舀到手,也许这样她还是觉得他一定还保留了一部分,至少可以无时无刻地全身而退。

    她就是这样坏的人。

    她不停地逼迫他,让他去救卓玉,最后他将她的伤治好,然后回到天界将自己的法身留给了卓玉,而他自己历劫重生。

    他说:“我带你去见他,我会让你见到他的。”

    傅罗到现在终于明白了这句话地意义。

    那时候他在天界众佛眼底下被青帝剥掉身上那脆弱的外壳的时候,连她的一个拥抱都没有得到。

    在她一句句恳求声中,他下了这样的决心。

    他的手指一点点的收缩,就像扎在他心底的刺,他平淡地说,“我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就像平日里应允她每一个要求一样。

    他得到地就是无日无夜地照顾她,直到她伤好了,然后有了力气一遍遍地催促他去救卓玉。

    他走的那一天,感情表现的比之前的离别还要浅淡,可能他的感情早就已经化成了围绕她地一潭清水。

    他和往日一样与她并肩躺在床上,然后在清晨醒来,他买了一件很漂亮地衣衫,他的笑容像秋水一样清澈,完全化身成佛祖地样子,脱掉外面的衣衫坐在凳子上,嘴唇轻抿着,“你帮我梳梳头吧!”

    他的长发黑漆漆的,好看地挂在肩膀上。

    她慢慢地将他的头发挽起来束好,然后将新衣服给他穿好,他问她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愿望?

    她那时候心乱如麻,脑子里都是卓玉满身鲜血的样子,她摇摇头,手从他的衣结上离开。那时候他一定想让她再好好看看他,可是他毕竟是佛祖,不像卓玉那么无拘无束,有些话他虽然遗憾却说不出口。

    白莲黑莲本来性格也是不一样的,白莲过于沉静不似黑莲那么洒脱。

    所以云笙说出那么一句话,只是白皙的脸上微微红了一瞬,然后舀起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肩膀上,嘱咐她不要着凉。他走到门口,忽然回头,“你跟我说,卓玉让你等着他是不是?你要记住他这句话,不要忘记了。”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