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上来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好男人不是用来看的(1)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楼盈盈主仆合力将这个受了伤的男子抬到了一座猎户临时居然的小木屋里。这里只有在狩猎之时才会有人来,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只是一座空屋。

    小钰知道救人这差事肯定又是落在了自己身上,所以非常自觉的点起一只蜡烛,并拿出匕首和刀伤药开始替床上的男人解毒疗伤,而楼盈盈则坐在一旁的木桌边把玩着那块通体碧绿的竹牌。

    “这东西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小钰百忙之中扫了那只竹牌一眼,问:“上面有写什么吗?”

    楼盈盈借着微弱的烛火仔细的辨认了许久,隐约看到上面刻着两行小字,便随口念道:“有写……好像是‘浩……浩然正气……天下为公’……”

    小钰闻言双手不禁顿了顿,紧接着竟忍不住轻笑出声:“小姐,看来你还跟这浩云山庄挺有缘的?”

    楼盈盈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惊呼道:“难道这人是浩云山庄的?”

    小钰点了点头,道:“这浩云令只有庄内的人才会有,我想应该不会错的。”

    “哈,看来这人我们是救对了!”楼盈盈说着欢呼一声,眉飞色舞的继续道:“看这人穿着不俗,我想他在山庄之内肯定也是颇有地位之人,然后遭人陷害才会落得如此地步!如果我能帮他夺回大权,他必然会对我感恩图报,娶我为妻,到时我便能嫁进天下第一庄……”

    “小姐,你替他算过命啊?怎么知道这么多?”小钰不等楼盈盈继续YY下去,便毫不留情的糗她。

    楼盈盈白了小钰一眼,嗤笑道:“这还用问吗?你看他身中剧毒,愁眉深锁,一副苦大仇深,郁郁不得志的长相,不用想就知道他一定是被奸人陷害,如果我能在救了他的性命之后再帮他重掌大权,再要求他以身相许,这不是很合情合理嘛!”

    小钰无奈摇头。轻叹一声道:“小姐。你既然有成亲之意。又为何要千方百计地让自己在扬州城里臭名昭著。害得都没有人敢上门提亲这么惨呢?”

    楼盈盈不屑道:“那些油头粉面。贪花好色地家伙有什么好地?我要找一个一生只娶我一个人。然后只对我一个人好地男人……”楼盈盈说着情不自禁露出向往地神色。并色眯眯地看向躺在床上地男人。

    小钰一见楼盈盈地眼神立刻一阵恶寒。急忙别看视线。凉凉地说道:“别说我没提醒你。这男人长得一副桃花相。家里搞不好已经妻妾群了。你还是省省吧。”

    楼盈盈闻言笑眯眯地凑到床边。满脸自信地说道:“没关系。如果他当真妻妾成群我就把他揍到失忆。然后再把他地大小老婆全都处理掉!嘿嘿。到时候不就只剩我一个了吗?”

    “哈。真不知道你地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小钰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这才继续用烧红了地刀尖去挑那枝已嵌进肉里地倒钩弩箭。

    楼盈盈见状急忙移开视线。微愠道:“这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下这么狠地手。好在有小钰你在。否则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赔地。”

    小钰不慌不忙的割去弩箭周围的腐肉,这才用力把倒钩拔了出来,仔细看了看才放到一边,道:“这种箭叫‘凤尾箭’,据我所知是属于一个杀手组织的,而箭上淬的毒名叫‘千里追魂’却是属于四川唐门的。”

    楼盈盈隐约听出来小钰似乎话中有话,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问道:“那你是说这箭和毒并非是出自同一伙人?”

    小钰赞赏的看了楼盈盈一眼,却故意撇清关系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过。”

    楼盈盈见状微微挑了挑眉,并未继续追问下去,因为每当她问到关键问题时,小钰就会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

    其实小钰是十年前楼盈盈同母亲一起上香时在路上捡回来的,那时她只有七岁,而小钰也才十二岁。楼盈盈想必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的小钰已是奄奄一息,可她在她的眼中却看不到半点祈求和怯懦,而就是这份不屈让楼盈盈不惜以死相逼也要收留小钰。当时把楼老爷和楼盈盈的娘------也就是楼大富已故的大老婆几乎吓得半死,必竟一个七岁的孩子几乎把所有的自杀方法都说了一遍之后,当爹妈的都得寒。虽然最后楼盈盈成功了,但关于她精神不好的传闻也在扬州城里传开了,以至于后来上门提亲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偶尔有几个不怕死的也被她耍宝给吓跑了。

    这就是楼盈盈认识小钰的离奇经过,不过这却不影响楼盈盈对小钰的信任和对未来的憧憬,而且还制定了一套择夫标准。

    这时小钰已经替床上的男人处理完了伤口,只不过他中毒较深,虽然服了解毒药却依然昏迷不醒,而且高烧不退。

    楼盈盈担忧的坐到床边,摸了摸他的额头,道:“小钰,他的头好热,会不会烧傻了呀?”

    小钰斜睨了楼盈盈一眼,道:“如果你衣不解带的照顾他一夜,估计他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照顾他的人是我那你就等着嫁个傻子吧!”小钰说着便起身收起工具净了手准备到里间睡觉。

    楼盈盈看着小钰的背影扁了扁嘴,不情不愿的浸了条湿毛巾放在了男人的额上,双眉轻蹙的点了点这名陌生男子的脸颊低声嘱咐道:“记得是我救了你,你可要以身相许啊!”

    这一幕正好让打算出去解手的小钰碰个正着,害得她不得不把掀开的帘子又放了下来,失笑的摇了摇头,难得好心的没有打扰她。

    ------------------------------------------------------------------------------------------------------------

    恍惚间,皇甫凛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熊熊烈火之中似的,灼热难耐,却又无处可逃。而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焚烧怠尽之时,又觉一股清凉直沁他的心脾,让他迅速的脱离灭顶之灾。而这样的情况反反复复一直持续了整晚,当皇甫凛渐渐恢复神智时,却立刻感觉到一楼刺目的阳光直直的照在了他的脸上。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