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中专时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 赚钱的想法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110宿舍8大员终于聚齐了,分别是上午来的牛健永、王允海,中午报道的富龙飞、张国庆、张为,傍晚才过来的吴鹏、吴玉鹏。加上谭晓松,正好是八个人。

    最后报道的吴鹏和吴玉鹏两个人名字有些雷同,但确实两个极端的区别。

    吴鹏身强体壮,是个擅长厨艺的哥们。

    而吴玉鹏则瘦如竹竿,标准的一个官迷!

    他们都是由父母或者兄长陪着过来报道的,一行人也是重复着谭晓松的报道程序,在这个过程中,谭晓松则是陪着老爹到火车站购买了一张回济山的卧铺票。

    老谭执意要买硬座,理由是钱少,可是没有座位,谭晓松当然不会让老爹跟上辈子一样傻乎乎站20多个小时回家了,当即买了一张卧铺票。

    老谭为此埋怨了儿子一通,不过票都买了,再埋怨也没用,其实老谭心里边还是热乎啦的,他是知道儿子心疼他。

    然后谭晓松又到药店来了一些药,这些都是谭晓松前世听母亲无意中提及的,母亲曾说老爹当年送自己上学回来的途中因为站了20多个小时,加上休息和饮食不规律,多年的老胃病发作,回家后大病了一场。母亲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泪花,谭晓松这一辈子也忘不了。

    所以谭晓松冒着惹老爹生气也执意做了这些安排,上车时间是第二天中午,谭晓松没事就跟父亲在校园每个角落里溜达着,每到一个地方,谭晓松总能侃侃而谈,老谭也很惊讶于儿子的快速适应能力,若不是儿子十多年来一直没离开自己身边,他都怀疑儿子梦里来过长吉。

    谭晓松对此的解释是:当他得知被长吉建筑学校录取后,第一时间通知在长吉的笔友,让他帮忙查看好学校的情况,然后写信给他。

    老谭也没有细想这些事情,本来他还担心儿子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不适应,哪想到比他预料的还要好。老谭这悬着的另外一半心总算落下了,痛快的跟着儿子在校园里溜达,还拍了好几多照片。

    谭晓松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与舍友们交流,毕竟前世跟他们共同生活了四年多,他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他这一天的时间都是再陪着父亲拉家常,惹的老谭高兴的不得了,直夸儿子长大了不少。

    期间他也到女生宿舍看望李小苇,问一下她是否能适应新环境,好在李小苇从小独立生活惯了,这点事情还难不到她,就是有些不太合群。

    第二天上午10点多,谭晓松就去送父亲,当火车开动的那一刻,谭晓松追着火车大声对老爹喊:“爹,一路平安!你上衣口袋里有二千五百块钱别丢了!”

    老谭本来趴在窗口跟儿子挥手告别呢,一听儿子这话第一反映就是摸上衣口袋,好嘛,这里边还真躺着二千五百块钱,要不是儿子提醒,他还真发现不了。

    里边还有一个小纸条:爹,一路上要注意休息,别忘记吃药,这二千五百快钱俺用不了,现在家里忙着秋收正缺钱呢。您们二老就放心儿子吧,俺会在长吉好好读书的,不给爹和娘丢人,照片等过两天洗出来后俺会邮寄回家的,告诉俺娘,俺想她,还有俺哥,让他平时多看点书……

    老谭看着小纸条良久后一行老泪流了下来……

    直到火车驶出了谭晓松的视野后,他才缓缓的走出火车站,重生已经两天了,他整个人总算在这一刻有些清醒过来。

    眼下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缺钱,刨去学杂费2500块,加上父亲的2500块,他自己身上就剩余1000块了,在97年,1000块钱足够他谭晓松坚持到年底了。之所以把多出来的2500块给父亲带走,是因为他清楚前世这半年了只消费了600块不到,足见当年他是多么的节俭。

    得想法子赚钱啊,谭晓松坐在车站广场的石凳上发愣,那个320GB的移动硬盘他是锁在宿舍柜子里边,目前还没有它的用武之地,里边的东西虽然很多,很杂,不过目前他手里边没有电脑,说啥都白扯!

    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搞定电脑的问题,97年的电脑可真是天价,而且这时的电脑硬件配置大致在486到586之间,CPU主频一般在50-100MHZ.电脑大多使用DOS操作系统,可以同时使用WINDOWS3.2,WIN95系统也比较成熟,但使用者不多.

    “哎!还不一定有USB2.0的串口呢!”谭晓松又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想了!如果还没开始运作就头疼的话,那永远也没有开始的可能!”谭晓松猛然站起来使劲挥挥脑袋,有些事情上,谭晓松喜欢比较简单直接,这是他前世的做事风格和人生信条,不过既然重生一次了,不能再宅下去了,咱得奋斗啊!

    谭晓松的心里边豁然开朗,他来到火车站附近的黑水路批发市场,他的想法很单纯,想在这里批发一批收音机、录音机、盗版磁带什么的,他们学校交通不便利,周边的一些设施还没有兴建起来,何况新生们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还不熟悉这些常用的东西到何地采购,这就是他眼下看到的商机,也是他目前唯一想到的发财机会。

    谭晓松身上就1000大洋,他不可能将这1000大洋都耗在里边,所以从黑水路这头打听到那头,在几个店面里边往返多次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才搞定5台收音机和10台随身听,还有20多盘流行、校园的磁带。这点东西看上去很少,却也花费了他700大洋。

    拎着这堆沉甸甸的东西,谭晓松有种喜悦,同时也有种担心,千万别把老子的创业积极性给打击的体无完肤啊,千万别积压货物,千万别……瞧他这点心思,想发财还怕这怕那的。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多了,宿舍里边7个人都在说着什么,见谭晓松拎着个大包袱进来,为人的吴鹏(就是会做饭的那个!)首先开口了。

    “哟,这小山东从哪回来啊?”

    谭晓松将东西锁进柜子里边说:“銱哥你们几个做啥呢?”

    “銱哥是谁啊?”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望向谭晓松。

    谭晓松尴尬的想起来,“銱哥”是吴鹏后来的外号,因为身体强壮,脑瓜子特别大,很像某种事物,于是得来銱哥的称号。

    谭晓松赶忙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你们接着谈。”

    王允海说:“就等你回来呢,我们几个合计着把宿舍的寝室长选出来,然后再按照年龄排一下。”

    谭晓松点头说可以。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