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步步生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3章 清水镇
    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南船北马,北方运输自然以车马为主。\\^看书阁www.其实牛车的载重量更大,但是速度太慢,因此长途运输少有用牛车的。大宋产马地区不多,马匹军用尚且严重不足,民间也没有那么多的马匹,因此长途贩运多以骡子和驴为主要运输畜力。

    丁家仓促之间要凑齐两百车米粮、两百辆车子和拉脚的骡马,以及上千号押运的民壮,居然硬是被他们一夜之间便办到了,仅此一举,足可以看出丁家在霸州的人脉和势力有多么庞大。

    不过仓促间凑出来的车子固然是什么型号、原本做什么用处的车都有,骡马也是什么样的都有,臊猪儿薛良运气不好,赶着一辆驴拉着的挂角车,偏那车还是装过大粪的,虽说冲刷的很干净,难免还是有点异味,弄得他坐在车辕上,用遮口巾裹着面,还把脸揪的跟包子似的。

    尤其是见到丁浩赶着一挂由两匹毛发油光锃亮的大骡子拉着的大车,风风光光的走在前面,有时候丁大小姐还从马上下来,到他车上去坐一会儿,臊猪儿就不免暗自感慨:“这世上的人大多都是以貌取人,丁大小姐也不能免俗啊。其实……俺的车把式比阿呆老到哇,大小姐咋就不上俺的的车捏?”

    丁浩是丁家的人,这是不争的事实,丁家许多下人都知道,尽管他们在丁老爷面前讳莫如深。丁玉落自然也觉得这个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男人比起其他人来要亲近得多,尤其是这种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候,谁只是纯粹利益的结合,远近亲疏一目了然。

    就像柳十一的远房侄子,因为柳十一的关系也在丁家当差,平常堂叔家里有点大事小情,他都不遗余力的去帮忙,逢年过节时去送礼探望的次数比他的亲儿子还殷勤。柳十一两相比较,总觉得自己那懒儿子没出息,对老子也不够亲热,于是不免大发牢骚。

    他的婆娘便用擀面杖指着他鼻子便是一通臭骂:“你这个瞎了眼的老东西,你那远房侄儿孝敬你,是觉得你对他有用,你以为人家真是把你当爹孝顺了?可你儿子不同,别看自打成了亲,还不及你那侄儿上门勤快,可你现在当着外院管事,他是你儿子;你不当外院管事,他还是你儿子;只要你是他爹,他就不能不管你,你那八杆子打不着的侄儿成么?”于是柳十一就屁也不放一个了。

    丁玉落也是如此,累了、倦了、心力憔悴的时候,她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软弱,可是又不能不歇歇,唯一能让她不做掩饰的放松下来的地方,就是丁浩驾的那挂大车了。

    丁玉落骑在马上时,就像一个英气勃勃的男人,她乘着骏马,绕着整个车队不停地打转,鼓舞士气、处理一些因仓促上路准备不周的问题、安排探马不断探查前方道路,随时与柳十一、陈锋、杨夜三个管事商量修订行进路线,好像精力充沛的永远都使不完似的。

    可她下了马坐在丁浩那辆马车上时,却疲惫的连手指头都不想抬一下。也只有坐在她身边的丁浩,才能看到她眼底深处的惶急和焦灼,还有疲惫不堪的模样。丁浩在停车休息的时候把粮垛子挪动了一下,堆出一个半人深的能让人倚靠的地方,既挡风又容易休息,还不致让人看到倚在那儿的人脸上的疲惫。这些举动虽然细微,丁玉落却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心理上对他也就更亲近了。

    此刻,她正坐在丁浩身边时,身子倚在粮米垛子上,两条大腿岔开,懒洋洋地把身子瘫在车板上,就像一个粗俗的汉子,完全看不出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如今也只有在丁浩面前,她才能如此放松。

    “大小姐,你不要太着急,我听冯大掌鞭说,如果咱们按这个速度赶路,赶到广原时顶多迟三天,幸亏大少爷提前那么久出发,总算给咱们缓出了时间。”

    冯大掌鞭是叶家车行听说丁家有难,借给他们的一个车把式。叶家车行是西北地区最大的车行,运人贩货传递书信,什么活计都接。新春佳节,叶家车行大部分的人都放了大假,得过了元宵节才回来,冯大掌鞭没有家人,就住在车行里,走南闯北经验丰富,去广原更是识途老马,所以就被请了来。

    丁玉落振作了一下精神,缓缓蜷起自觉姿势有些不雅的双腿,轻轻叹息一声道:“这我知道,我担心的是,那伙贼人会不会卷土重来,继续打咱们的主意。\\^看书阁这一路路途遥远,要是出点什么事把行程耽搁久了,那粮食运到了也来不及了。再说,我现在以重赏激励大家轮番休息彻夜赶路,行程虽然快了,可是很难持久的,冯大掌鞭走惯了长途,赶着车都能瞌睡休息,别看他年纪大了,这样的辛苦却是承受得起的,可这些民夫车夫,大多都是临时拼凑来的,再走两天就不成了。”

    丁浩知道丁玉落说的是实话,这样赶路不止人受不了,牲口更受不了,用不了多久,速度是一定要慢下来的,那样的话,赶到广原的日期就很难确定了,也许晚五天,也许晚八天,甚至十天半个月,一旦边军因为粮食的问题同鞑子作战失利,那丁家的命运可想而知,他们势必要为广原枉死的无数军民抵罪。

    丁浩对丁家一点感情都没有,无论是道貌岸然的丁庭训,从未谋面的丁承宗、纨绔浪荡的丁承业,也许只有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彼此关系还算温和。可是他现在的命运还是跟丁家密切相关的,他在心里已经渐渐接受的母亲杨氏就在丁家,那是一段割舍不下的亲情,一旦丁家没落,做为签了卖身契的杨氏又该何去何从?在这个世上毫无根基、甚至除了臊猪儿薛良完全谈不上一点社会关系的他,又该何去何从?

    白手起家,绝不是红口白牙地说说就办得到的。现代社会重视人际关系,古代世界更加重视人际关系。没有社会关系,不熟悉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那将一事无成。

    过年的时候,丁家备了大量的礼单,官吏孔目,就连镇上的税丁、差役都有份。丁浩看了触动了心事,想想自己身材相貌也还过得去,虽说这繁体字不怎么会写,可是大部分还算认得,要算也只能算个半文盲,要是在官府里谋个差役的差使大概还算够格。

    可是一打听才知道,那是想都别想。别看税丁、差役这类人物在戏文里面出现时,都是龙套的不能再龙套的小人物,但是搁在现实生活里那就是古代的公务员。大宋国的公务员待遇是相当不错的,绝对比一千多年后的公务员还要难考,他就算祖宗八辈身家清白,也未必有那个门路和机会,更不要说他如今的身份了。

    甚至比税丁差役还要龙套的店小二他都干不了。店小二要一口气能记住七桌客人点的二十八道菜,要用优美动听的各种民谣向厨房报菜名,从厨房里往外端菜时,从肩膀到手指尖上得能摞上十来碟菜,还得一滴菜汤都不溢出来。这样的速记专家、民歌选手兼杂技演员,那是谁都干得了的吗?

    所以为了自己暂时还得有个栖身之所,甚或利用丁家来开始自己人生的起步,如今只要有可能,他都得为丁家尽一份绵薄之力。

    沉默良久,丁浩才轻轻地道:“大小姐不要想那么多了,心里压太多的心思与事无补,反而弄得自己心力憔悴,尽我们所能吧,我想,那伙强盗不会一直盯着丁家。再说,咱们这一次招集的民壮比上一次还多,听冯大掌鞭说,这十几年来天下太平,人马众多的山寨强梁纵是在这西北地区也不多见,他们真要来了也讨不了好去。大小姐该多想想一旦延误的时日多了,如此向广原方面疏通关节,只要广原的余粮尚够食用,只要广原军不吃败仗,丁家……应该不会有大碍的。”

    丁玉落苦笑道:“但愿如此,我现在只是想,爹爹当初不该独占了广原粮米供应的生意,这样利润虽大风险却也太大了,否则咱们肩上的担子也不会这么重。”

    她吁了口气,把双腿盘起,睨了丁浩一眼,忽然奇道:“府里都说你这人呆呆的,可是我看你说话行事,实在不像。你……,我记得你从小没离开过丁府吧,倒像是很有些见识的模样。”

    丁浩心里一跳,沉默片刻,忽然咧嘴一笑:“呵呵,呆呆的,只是因为我不想说话而已。我的身份,说什么呢,又说给谁听呢?我是没离开过丁家,可是许多人情世故,不是一定要走遍天下才能吃透的。你看,这是一个大天下,丁家就是一个小天下,在丁家大院里,一样尝得到人情世故。”

    丁玉落沉默起来,过了半晌,才柔声道:“其实你的事,丁家上下许多人都知道,可是爹爹……还在自欺欺人……。丁府的事,不是我操持,不过改变一下你的处境,我还是办得到的。如果……丁家能逃过这一劫,待回到霸州之后,我会想办法帮你谋一份差事,怎么也要比现在强的多。”

    丁浩扭头看了她一眼,一绺青丝从她帽沿儿下露出来,在风中轻轻飞起,现出她白皙涓净的额头,她的眸子是清澈的,非常纯净。

    丁浩心里漾起一些感动:“大小姐,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种粮,有那么大的利润么,丁家只靠种地,三十年的时间,就成为霸州首屈一指的人家,可是售卖军粮风险太大了,为什么不转做其他行当,比如多开几家米油、绸缎铺子,或者开家酒楼?”

    丁玉落道:“那是当然,西北地区家道殷实的大户人家,谁不以土地为主。在中原地区,或许经商财源更广,可是在西北,种地绝对是最赚钱的生意。北方的鞑子年年寇边,西北的游牧民族每逢天灾,也常常袭扰我们的边界。朝廷在边界地区驻扎了大批的军队,军队驻扎在这儿最大的消耗就是粮食……”

    丁玉落大概也想借聊天排解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耐着性子向丁浩解释起来。

    丁浩作为生活在现代交通运输条件下的人,的确是不太理解古代远距离运输的难处的。粮食在中原的时候或许还不太贵,可是从中原运到边界,那就是天文数字了。

    打个比方说,如果要出动十万军队,辎重占去三分之一,能够上阵打仗的士兵只有七万人,就要动用三十万民夫运粮。这粮食运到前线去得价值几何?如果用牲畜运,倒是可以运的多些,可是一旦牲口死了,那连它驮的粮食也得一起抛弃。何况许多地方根本不容牲口、车马出入。

    然而就近征调那就不同了,如果在西北地区开荒恳粮,就地种植,然后将所产粮食供应军方,那么朝廷所费就将大大减少,所以朝廷是非常鼓励在西北地区开荒种粮的,他们对这些恳荒种粮的大户,低税纳赋、高价收粮,以鼓励他们种植。种地在西北,绝对是有地万顷的大地主家一项滚滚财源。

    丁玉落正向丁浩解说着,柳十一骑着一头骡子赶到车前:“大小姐,已经连着赶了两天路了,前面就是清水镇,得让伙计们进去歇一宿,要不然大家都要吃不消了。”

    丁玉落点点头,虽然有一身好骑术,可她的身子也快颠散了架,更不要说许多骑着劣马的民壮或者赶着大车的车夫了。尽管她恨不得插翅飞到广原去,也知道无论如何是得让大家歇歇了。

    她点点头,吩咐道:“柳管事,你前行一步,把清水镇所有的饭馆子和客栈空余的房间都包下来,咱们这么多人这么多车,恐怕光是客栈是住不下的,天寒地冻的也不能让大家露宿在外,你带些人去访问一番,不管谁家肯腾借屋子的,都比照客栈双倍价钱给付,尽量让大家住的舒坦。”

    柳十一听了欣然道:“大小姐真是体恤大家伙儿,小的这就去办,一定让大家吃的痛快、住得舒坦。”说完赶着骡子飞快地跑开了。

    清水镇不是很大,不过因为地处西北交通要津,所以倒也颇为繁华。刚刚过完大年,一进镇子,还有满地的碎红,那都是燃过的炮仗碎屑。大过年的,出门在外的旅人极少,所以镇上的客栈饭馆儿大多空着,再加上一些人家借出了空闲的房子,经过一番忙碌,这一行运粮人马倒是都安顿了下来。

    冯大掌鞭约五旬的年纪,满脸刀削斧劈的皱纹,两眼有神,落鬓连腮的大胡须已经微微发白,身板却始终挺得笔直,身子骨硬朗的很。他跑长途习惯了,这清水镇也是常来的。进了镇子,他忙前忙后地帮着没有指挥过这么多人马的丁大小姐还有柳执事等人安顿了大家,这才到安排他住宿的长风酒馆进食。

    丁浩到了这个时代,才知道自己比古人多学过一点什么公式定理、多知道一点社会政治、经济走向趋势,当他处身于如此卑微时全无什么用处,要想出头就得多吃苦,他是有意识地跟在冯大掌鞭身边,学习一点安身立命的真本事。所以他主动跟在冯大掌鞭身边帮着忙碌,冯大掌鞭很喜欢这个勤快的小伙子,这时丁浩和薛良也已饥肠辘辘了,三人就像老朋友似的说笑着进了酒馆。

    三人走进酒馆时,大部分车队的人已经匆匆就食完毕,回房歇息了。一进酒馆,丁浩就注意到饭馆里还有几个人就餐,他们不是自己车队的人。如今还没出正月,出门在外的人可不多,所以丁浩着意地看了几眼。这几个人分成三伙,一个穿着青布棉袍、既不显寒酸,也不显阔绰的青年人满面风尘之色,刚刚在左墙角落座。另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半敞着一件羊皮袄,隐隐露出里边的锦衣,坐在右墙角正在自斟自饮,看他桌上菜色,都是寻常乡间菜肴,不过在这样的小地方倒也算是丰盛了。

    另外两人一个中年一个少年,都坐在酒店正中的一张桌前,中年人方面阔目,眉如涂墨,双眼顾盼炯炯有神。冯大掌鞭和丁浩、薛良走进酒馆时,他抬眼上下扫视了他们一番,目光带着审视,颇有些不怒自威的味道,待三人落座,这才收回了目光。坐在他旁边的少年却只埋头吃喝,不管谁人出入,并不抬头去看。

    冯大掌鞭三人找了个桌子坐下,位置就在那个刚入店的棉袍青年旁边,只见那青年双手扶桌,正对小二抱怨道:“你这里挂着几十道菜名儿,可我点一样没一样,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那小二因为今天生意红火,眉开眼笑地道:“真是对不住啊客官,年节时候来往的客人不多,酒馆里备的菜有限,这不您也瞧见了,今儿又有一支车队经过,这菜料可就不齐了。”

    “行了行了,这些菜我也不点了,给我来碗热汤,四个馍,半斤羊肉。”

    “呵呵,热汤和馍馍就有,羊肉嘛,没了,厨房还有半个猪肘子,您看……”

    那人苦笑摇头:“成成成,有什么上什么吧,只要填饱肚子就成。对了,你说年节时候来往的客人不多,想必有什么人经过,你还记得的?”

    “呵呵,镇上可不止咱们长风酒馆一家,要是人家没到我们的酒馆,那可不一定记得。不知客官要问什么人?”

    青年道:“若他们来过镇上,就算没住你的店,你也应该看见过的。他们……应该有三四辆大车,都比较豪绰。随行有二三十个侍卫,主人是一男一女,男的有四十上下,姓李,女的才只十五六岁,姓唐,你可见过么?”

    冯大掌鞭和丁浩、薛良落坐后,没去听人家说些什么,只是笑道:“看这光景,能吃的都已吃的差不多了,咱们也不用点什么菜了,小二,有什么吃的给咱们爷们端上来。”

    冯大掌鞭说完,从袍下摸出一个紫红色的葫芦来,又道:“再把酒给我灌一葫芦,要好的,若是酸的或是掺了水,爷们可不饶你。”

    这时那个内着锦衣、外罩羊皮袄的清秀男子站起身来,把皮袄紧了一紧,从袖中摸出一串铜钱,叮叮当当地摞在桌上,他仿佛只是随手一撒,可那金灿灿的铜钱却摞成了一根立柱,看起来端地潇洒:“掌柜的,三十五文饭菜,都给你摞这儿了。吃饱喝得,我也得歇着了,一会儿,叫小二给我房里送盆热水来。”

    “晓得了,客官您请回房歇着,水正在伙房烧着,一会开了锅就给您送去。”

    那人呵呵一笑,离开座位从丁浩他们身边施施然地走了过去。丁浩抬头瞧了他一眼,心道:“这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就是一对天生的桃花眼,长在男人脸上,水汪汪的,总叫人觉得别扭……”

    昨晚喝多了^_^,一早爬起来就赶紧码字,总算及时缴货咧。各位有票票也请缴出来吧:)看小说去一本读小说网(m.ybdu.cc),享受阅读的乐趣.